武汉有人当街发“老千培训班”名片 记者暗访揭秘

     20090818100528333116

      “老千”培训班广告很多
  近日,有读者来电反映:有人在打着“老千培训班”的幌子骗钱害人,希望媒体能曝光。本报记者随即以学习者身份进行暗访,揭穿了“老千培训班”的行骗伎俩。

  【读者报料】

  “老千”培训名片当街发

  7月21日,按照读者指点,记者来到武昌卓刀泉附近,果然有一名妇女递给记者一张“老千培训班”的名片。名片醒目位置写着“名师传授麻将扑克牌九绝技”,接着又用醒目大字标称:手艺享用一生,技术改变命运。在这张正反两面都写满文字的名片上,除了标有“老千培训班”的地址电话之外,还详细标明了培训内容,主要包括四个方面,即扑克可以认牌、变牌、控牌,想要什么就能摸到什么;麻将也可以认牌,也是想要什么就来什么;牌九则保证每把拿最大的点数;另外还售“万能程序麻将桌”等“老千”工具。

  随即,记者与名片中的“张老师”进行了联系。一个操福建口音的年轻人接听了电话,电话中,他显得很热情。“包学包会,你不相信的话可自带牌具。”

  “我以前很少打牌,怕学不会啊!”记者说道。

  “没关系的,你学不会不要钱的。”

  “那一般要多少钱呢?”“这个不一定的,你来了就知道了。”“一般要学多长时间?”“这要看你的技术基础,少则几十分钟,最多不到两个小时。”“当场就能学会吗?”“能,你过来看了就知道了,学不会不要钱。”

  随后,记者表示将上门学习,并约定了见面时间和地点。

  【实地暗访】

  培训班让人“大开眼界”

  一唱一和 诱人上钩

  第二天上午,记者按照张老师所说的地址,来到武昌大东门南国新东城。

  张老师将记者带到该楼的9层,走进一间一室一厅的小房间。记者进门之后,发现还有一位瘦个子年轻人坐在电脑前,手上拿着一副扑克玩个不停。在客厅的中间,放着一张麻将桌,麻将桌旁边的桌上摆满了扑克、透视仪、麻将等赌具。客厅的墙上贴着巨大的标语:手艺享用一生,技术改变命运。

  听说记者要学“老千”,电脑前的“瘦个子”赶快凑了过来:“你想学什么?”

  “我想都学,你先表演给我看看。”

  “好。”“瘦个子”说着拿起手上的牌开始表演起来。他先表演了一场“诈金花”,记者明明摸到的是2、3、Q;但经过他的手之后,却变成了3个“A”。

  正在记者惊讶之时,张老师喊来一名中年人,向记者介绍道:“这是我们师父,姓吴。”

  吴师父微胖,面带微笑,问记者:“你一般玩什么?”“斗地主、诈金花、打麻将都玩。”“好,那我先给你表演一场斗地主。你带牌没有?”“带了。”记者说。

  吴师父让“瘦个子”把牌拆开后,开始表演了。他洗过牌之后,记者再洗了一次。然后开始摸牌。摸到最后,记者发现手上的牌几乎全是“炸弹”。“是不是都是炸弹啊!”吴师父笑着问记者,似乎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记者又接着让他们洗了几次牌,再摸,依然是满手“炸弹”。之后,他们又表演了几把“诈金花”,记者依然是满手大牌。

  看记者满脸惊讶,吴师父问道:“你想学什么?”“平时还是打麻将多,教我麻将吧。”“可以,但是先交钱。”“不是说先看后学吗?”“麻将不方便表演。”

  接着,吴师父向记者开了价:“全套学,6000元;单项1000元。”这时,又从屋外进来一穿黑T恤的人。他一进来就冲吴师父说:“我昨天赢了10000多,真管用啊!”

  “那算什么,我昨天把那一桌人的钱全都收了。”“瘦个子”接过话说。

  “所以今天再想来学两招。”“黑T恤”笑着说。

  “6000元也太贵了点,2000元吧。”记者表示想学,但嫌价钱太贵。

  “4800元怎样?”吴师父说,“看你这么热跑过来,便宜一点。”

  这时,“黑T恤”对记者说:“划得来啊,我还是交了4800才学了一半,一晚上就扳回来了。”

  “这么贵啊,我没带那么多钱啊!”

  “你带了多少钱?”吴师父问。“600多元。”“那就600元教你一样吧,你想学什么?”“麻将吧。”

20090818100528910389

图为:“老千”手法如同魔术

  学会两小时学熟20年

  交完钱后,吴师父他们把记者带到另外一个房间。这个房间不到10平方米,里面放着一张麻将桌。

  吴师父、瘦个子、黑T恤和记者一起,凑成了一桌麻将。打牌过程中,记者发现吴师父抓牌的手法总是“与众不同”,但无法看出破绽。

  每局打牌不到几圈,就听见吴师父说:“听‘胡’了。”然后不是自摸,就是别人打给他‘胡’的,而且每次倒牌的时候,都是“大‘胡’”。

  看到记者一脸疑惑,吴师父开始给记者讲述其中“老千”奥秘:瞒天过海、蜻蜓点水、二鬼抬轿子、读牌绝技……他一共给记者讲了8种“千术”。

  通过吴师父的讲解,记者发现他介绍的每一种“老千”都是一个道理:通过熟练的手法,掩人耳目。比如他说的“蜻蜓点水”,就是通过快速摸牌技巧来实现的:在抓牌的时候,用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三个指头抓住麻将,并完全盖住,以挡住别人视线;在手中麻将经过自己一方的时候,稍作停顿,快速换掉这张自己不要的牌。这个看似复杂的动作,吴师父几乎在两秒钟内全部完成了,看得记者眼花缭乱。

  “你这种动作很难学,而且很容易被人发现。”记者表示,自己根本学不熟。

  “你想一下子学熟当然没那么容易,我们只教会。”此时,吴师父开始“亮底”了,“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只说教会,可没说教熟啊,你可以回去好好练的。”

  “这样两下子就600元,太贵了,而且像玩魔术一样,根本不实用。”记者抱怨说,“这样练,恐怕20年都练不熟。”

  “怎么会呢?你看他们两个,不都会了吗?”吴师父指着“瘦个子”和“黑T恤”说。

  “瘦个子”则马上接过话说:“我不到一个月就出师了,不难的。”

  事实上,记者在网上发现,许多人表示,这个东西就像魔术:看懂很容易,学会也很简单,但要学熟,一般人很难。

20090818100529519184

图为:高价赌具――可透视的麻将

  作弊赌具 五花八门

  见记者连呼上当,吴师父似乎有些“过意不去”,对记者说:“如果你想学快一点,我这儿也有很多‘硬件’。”

  吴师父所说的“硬件”,其实就是各种作弊的赌博工具。“如今十赌九诈,不懂千术的人,赌博输钱自然也在情理之中。”吴师父不急不忙地从旁边桌上一大堆赌具中,拿出一副扑克,故作神秘地让记者仔细查看其中的破绽。

  任凭记者如何仔细端详,都未能发现牌九和扑克与刚从商店里买来的有任何区别。“这是透视扑克,肉眼无法看出其中破绽。”吴师父拿出一副红色的太阳镜,让记者戴上后,扑克背面的字迹清晰可见,通过字迹很容易判别每一张牌点。

  当记者为“神奇”的技术大加“赞叹”时,吴师父又拿出一个小塑料瓶,“太阳镜很容易被人发现破绽,这个才不会呢。”原来,小塑料瓶里装的是一副透视隐形眼镜。

  接着,吴师父又拿出几个色子,随便一撒,他说几点,就是几点,仿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吴师父表示,他们使用的是水银色子、旋风色子、遥控色子等,全部是利用高科技制造的,要几点就能掷出几点。他说:“我们的色子看上去和普通色子没有两样,只要掌握掷色子的手法,准确率100%。

  见记者一脸好奇,吴师父开始推销起这些赌具来。他表示,制作一副可透视隐形眼镜需要高科技,费时又费力,成本很高,价钱在1000-6000元之间,全自动可以遥控变牌的麻将桌也在1万元左右。培训扑克赌博专项技术的收费价格是1000元、1600元、2600元不等。记者粗略算了算,学会扑克、牌九、麻将赌技和购买全套赌博作弊用具,价格在5万元左右。

  尽管价格高,“黑T恤”称自己一点都不后悔。“我准备来买一台麻将机的,肯定能赚回来。”他不断地鼓励记者购买赌具。记者以身上所带现金不够为由,拒绝购买赌具。“以后打牌可以叫我啊,赢了钱一起分。”临走时,“瘦个子”给记者递上名片,热情地说,“包你逢赌必赢。”

  学习“老千”多为骗钱

  尽管在招生广告中,“办班者”表示“只供娱乐,如有赌博,后果自负”,但记者在暗访时却发现,前来求学的大多并不是为了娱乐或魔术而来,而是为了在赌博中“捞一把”。看过宣传广告后,武昌的顾先生说得很直白:“我一看广告就知道是教人‘抽老千’,学的人就是为了回去赌博扳本的”。

  在南国新东城楼下,记者碰到了刚花了300元从该公司购买了一套光碟的成先生。他见到记者很年轻,便提醒道:“小心啊,有时候他演示给你看了,就要交钱了,不然不会放你走,直接跟他说买光碟的好,回家自己研究。”

  另一位在附近工作的市民也提醒记者说:“十赌九骗,这些人其实就是骗钱的,不管你拿什么牌,他们都会在你不注意的情况下做上记号,很简单,根本不值几千元。”

  【律师观点】

  “老千”培训涉嫌违法

  湖北万泽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永宁告诉记者,如果教授牌技方法时,明确告知他人用于赌博,并通过“逢赌必赢”,“骗财利器”等言语鼓动他人去赌博,骗取钱财的,或者广告影射性很强,给人的感觉就是用于赌博的,就涉嫌《刑法》中的“传授犯罪方法罪”、“诈骗罪”和“赌博罪”;如果有用隐形眼镜或是透视镜等间谍专用设备,可能涉嫌“非法生产、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