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篮否认赌球? 似“家长式”的武断

有一天我的同事“郭老”对我的“阴谋论”不以为然。

  叫郭老并非其老,而是一种职业尊敬。“阴谋论”说的是男篮亚锦赛上中国队是否受到地下赌球的渗透(没有证据,我不敢说是控制)。

  争拗不下的时候,我注意到中国篮协官网张贴了一纸公告,否认“赌球”和“做球”说。

公告发布距离不忍目睹的决赛夜已隔一周,且中国篮协罕见地采用了如此严肃的形式以正视听,这说明了“阴谋论”不是小股的空穴来风,而是蔚然成风。

  官方的面孔是板起来了,公告能否有效却要两说。因为中国篮协并未透露足够的细节,这种“家长式”的武断掩不住天下悠悠之口。

  郭老,我想回顾的一则旧闻是,信兰成在重新上位后,总结2008~09年度CBA时明确指出“赌球半公开化”。诚然,他勇于自我揭短意在沛公,但官方在正式总结大会上的“半公开化”意味着什么,郭老你应该更为清楚。

  郭老,自从1998年世界杯决赛现场目睹法国3比0巴西后,我就已经不再相信泛竞技的纯洁性了——巴西人可以拿任何一届世界杯冠军,前提是他们愿意。也是那一年起,地下赌球开始渗入内地,但其扩散之飞速无异于一场蝗灾。我最好的朋友迄今没有完全走出赌球的阴影,其赌债的最高峰值是300万,他从开始“觉得慢慢懂玩球了”,到最后被球玩死。

  这仅仅是发生在我周边的九牛一毛,中国人有多少人涉及赌球又有多少金钱付诸流水,永远是个谜,就像我们不知道宇宙有多大仅仅能完成最近的月球登陆。

  海量的金钱难道不能渗透(没有证据,我不敢说是控制)一场比赛吗?再大的耻辱在时间面前也就是个蛋,可金钱、硬邦邦的金钱是石头,卵永远击不过石的,郭老。英国的斯诺克协会为一年的比赛提供300万英镑的奖金,仍不能遏制球手参与赌博,试问,中超平均50万人民币的年薪够那些小爷挥霍吗?

  如果你不想谈中超,郭老,下次看英超的时候,不妨数一数,球衣和四周广告牌中被赌球网站占据的有多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