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市长形同小混混 赌博算法不同互打致流血

 1个副市长、2个局长集体赌博,因和牌番数的算法不同,竟动手斗殴导致流血事件,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的影响。昨天,广东省纪委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汕尾市环保局长李成耀、陆丰市副市长陈镇城、陆丰市建设局长张育浩集体赌博斗殴案等八起党员干部违反廉洁从政规定、奢侈浪费典型案件。

  行政警告,在《公务员法》规定的所有处分中,当属最轻,是唯一不影响晋升工资档次的行政处分。陈副市长究竟有何过错,不能不罚,又不能重罚——拿起鸡毛掸子,却只用毛绒绒的一端,象征性地打一下?

  据有关方面通报,2007年11月29日,陈副市长,和汕尾市环保局李成耀局长、陆丰市建设局张育浩局长,午饭后打麻将,以每注100元进行赌博,因和牌番数的算法不同,发生争执,动手斗殴,导致流血事件,事后三人订立攻守同盟,掩盖事实真相,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

  先说赌博,查《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即使不是公务员,即使不构成赌博罪,个人参赌财物在五千元以上,尚不够刑事处罚的,也要依法实行劳动教养;而赌博在《公务员法》中,明确列入“惩戒”条款。陈副市长参与的这场赌博,赌额到底有多大?通报没说。据咨询,每注100元的赌博,赌额通常该在五千元以上。按常理,能激怒这几位局长、市长大打出手的赌局,赌额当不会太小。因此,就算没有后来的斗殴和流血事件,这恐怕够得上劳动教养的违法行为,说什么也不该用一个行政警告来打发吧。

  除了赌博,这堂堂的副市长,跟几个局长,还斗殴,而且是群殴,还殴成了流血事件,还订立攻守同盟,掩盖事实真相,还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且不说赌博、群殴违法,单就这下三滥的行为本身,成何体统?查处了近两年,最后给一个行政警告,也就是说,单就这个处分而言,还根本不影响陈副市长继续当他的副市长。这样处罚赌博,赌博能算处罚了吗?这样处罚群殴,群殴能算处罚了吗?更不用说“恶劣影响”。赌博、群殴都可以轻描淡写,象征性地处罚一下,那还有什么从严治党可言,还有什么依法治政可言?《公务员法》对公务员都能有什么约束可言?这近两年的时间里,陈副市长是否还在履行他那副市长的职责?照样听汇报?照样作指示?照样坐主席台?真不敢想象陆丰的老百姓会拿什么眼光看他。副市长的形象,在一定意义上,就是政府的形象。我们能允许政府向百姓展示这样的形象吗?

  如果没有其它原因,用在陈副市长身上的这个行政警告,与其叫处分,不如叫纵容更恰如其分。
赌博、群殴,是小混混干的事。既然一个副市长形同于小混混了,那就依法让他享受小混混的待遇吧。这是对他负责,也是对政府负责,更是对人民负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