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博弈公投未过 地价与房价面临崩盘

  

 澎湖争取了20多年的观光博彩,26日宣告失败,按照规定3年内不得再提“公投”。首当其冲的便是几处大型观光度假村开发案,面临严峻挑战。一些房屋中介业者甚至认为,未来3个月内澎湖的地价和房价有可能崩盘。

  据《联合晚报》报道,澎湖县选定博彩预定开发基地后,周围精华地段就几乎被台澎两地的投资客买光了,投资客甚至通过人脉关系天天找不愿卖祖产的地主游说卖地,地价也从每坪(1坪约合3.3平方米)两三千元新台币大涨到9000元,“如今博彩公投未通过,投资客恐将大举抛售”。澎湖群森房屋经理詹廷龙等人直言,短期内澎湖的房价一定会受到大幅冲击,“只怕澎湖土地开发又沦落黑暗期”。其他产业,像旅游和运输也会受到很大冲击。《联合晚报》分析说,澎湖的观光旅游业受天气影响相当大,由于季风,观光客主要集中在夏季。旅游业者本来寄望开放博彩,带动当地观光产值大幅提高,如今希望落空。澎湖旅馆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王福荣说,澎湖观光业原本就僧多粥少,现在机票昂贵,周末饭店住宿率下降,博彩公投未过,观光业者很失望。有业者和网友甚至以“空前危机”形容澎湖未来发展将进入“失依状态”(失去依靠)。

   一些民众的生活也受到影响。稻江管理学院陈明京等6名学生已取得国际发牌员证照,知道公投博彩未过关后,都表示对自己打击很大,“原以为毕业后可以马上到赌场上班,如今好失望哦!”在高雄餐旅学院修习博彩课程的陈福志也很感慨。他是一位婚纱摄影师,对博彩产业有高度兴趣,除选修博彩课程外,还到澳门、韩国及新加坡观摩,准备返乡投资赌场,想不到公投结果打断他的美梦。

  不过,部分观光业者也有不同解读。海龙王游艇公司负责人陈智祥说,观光业原本就是澎湖发展重点,所以短短两年内增加了多家大型饭店,“大伙就是看好澎湖观光,绝非随着赌场起舞”。澎湖县长也强调,博彩只是未来发展一个选项,“一个中途来插花的选项排除了,澎湖发展成国际观光休闲岛屿的县政方向仍照既定计划在走,不要博彩没了,就把澎湖看成是没救了”。已在澎湖成功整合开发基地并取得开工许可的英商湄京公司顾问韩亚力说,总公司觉得很失望,不过原本规划的“湄京风柜度假村”仍会继续兴建,只是规模会缩小。“澎湖湾重光开发计划”投资人隆丰营造公司承诺,预计花14亿元新台币兴建五星级度假村,有没有博彩都会建。而之前传出有意来澎湖投资的马来西亚成功、云顶和澳洲皇冠等集团,目前还没有反应。

  《中国时报》给观点是对澎湖来说不要赌场也好。首先是客源问题,“澎湖本身并非全球观光重要景点,无法吸引大量国际观光客。当然,规划中的客源有一大部分是瞄准大陆客,但小三通去澎湖还不方便,何况赌客大可选择更近的澳门”。另一个问题是,澎湖清静纯朴的好山好水好文化,能不能容纳并消化赌场带来的声色犬马,“如果澎湖成了一个大宣泄营,对小区文化带来的冲击及长远影响,可能是难以预料的”。

  苗栗县长刘政鸿已第一时间表态争取博彩特区。他说,苗栗可以遵循澎湖的公投模式,如果取得县民认同,县政府再研究如何规划和执行,而苗栗的博彩特区准备设在位于通霄的800公顷土地。“中广新闻网”分析称,苗栗现有的不论是温泉区、明德水库旁兴建中的度假中心还是小巨蛋和兴建中的高铁苗栗站,都是争取设立博彩特区的最有利条件。几个离岛也是跃跃欲试。据《联合晚报》报道,金门县的离岛小金门烈屿乡,今年4月曾办过小金门是否开放博彩的“咨询性公投”,其中赞成设置博彩的有69%;金沙镇也在今年7月进行是否同意开放博彩的投票,因民众担心易造成治安问题没有过关。绿岛乡公所也把争取博彩专区看成能让绿岛观光起死回生的良药,“有了观光赌场,不仅可以带来大量财富,而且还有许多优惠条款,但大原则须征求乡民同意”。不过,兰屿乡长则认为赌风不可长。 

 澎湖争取了20多年的观光博彩,26日宣告失败,按照规定3年内不得再提“公投”。首当其冲的便是几处大型观光度假村开发案,面临严峻挑战。一些房屋中介业者甚至认为,未来3个月内澎湖的地价和房价有可能崩盘。

  据《联合晚报》报道,澎湖县选定博彩预定开发基地后,周围精华地段就几乎被台澎两地的投资客买光了,投资客甚至通过人脉关系天天找不愿卖祖产的地主游说卖地,地价也从每坪(1坪约合3.3平方米)两三千元新台币大涨到9000元,“如今博彩公投未通过,投资客恐将大举抛售”。澎湖群森房屋经理詹廷龙等人直言,短期内澎湖的房价一定会受到大幅冲击,“只怕澎湖土地开发又沦落黑暗期”。其他产业,像旅游和运输也会受到很大冲击。《联合晚报》分析说,澎湖的观光旅游业受天气影响相当大,由于季风,观光客主要集中在夏季。旅游业者本来寄望开放博彩,带动当地观光产值大幅提高,如今希望落空。澎湖旅馆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王福荣说,澎湖观光业原本就僧多粥少,现在机票昂贵,周末饭店住宿率下降,博彩公投未过,观光业者很失望。有业者和网友甚至以“空前危机”形容澎湖未来发展将进入“失依状态”(失去依靠)。

   一些民众的生活也受到影响。稻江管理学院陈明京等6名学生已取得国际发牌员证照,知道公投博彩未过关后,都表示对自己打击很大,“原以为毕业后可以马上到赌场上班,如今好失望哦!”在高雄餐旅学院修习博彩课程的陈福志也很感慨。他是一位婚纱摄影师,对博彩产业有高度兴趣,除选修博彩课程外,还到澳门、韩国及新加坡观摩,准备返乡投资赌场,想不到公投结果打断他的美梦。

  不过,部分观光业者也有不同解读。海龙王游艇公司负责人陈智祥说,观光业原本就是澎湖发展重点,所以短短两年内增加了多家大型饭店,“大伙就是看好澎湖观光,绝非随着赌场起舞”。澎湖县长也强调,博彩只是未来发展一个选项,“一个中途来插花的选项排除了,澎湖发展成国际观光休闲岛屿的县政方向仍照既定计划在走,不要博彩没了,就把澎湖看成是没救了”。已在澎湖成功整合开发基地并取得开工许可的英商湄京公司顾问韩亚力说,总公司觉得很失望,不过原本规划的“湄京风柜度假村”仍会继续兴建,只是规模会缩小。“澎湖湾重光开发计划”投资人隆丰营造公司承诺,预计花14亿元新台币兴建五星级度假村,有没有博彩都会建。而之前传出有意来澎湖投资的马来西亚成功、云顶和澳洲皇冠等集团,目前还没有反应。

  《中国时报》给观点是对澎湖来说不要赌场也好。首先是客源问题,“澎湖本身并非全球观光重要景点,无法吸引大量国际观光客。当然,规划中的客源有一大部分是瞄准大陆客,但小三通去澎湖还不方便,何况赌客大可选择更近的澳门”。另一个问题是,澎湖清静纯朴的好山好水好文化,能不能容纳并消化赌场带来的声色犬马,“如果澎湖成了一个大宣泄营,对小区文化带来的冲击及长远影响,可能是难以预料的”。

  苗栗县长刘政鸿已第一时间表态争取博彩特区。他说,苗栗可以遵循澎湖的公投模式,如果取得县民认同,县政府再研究如何规划和执行,而苗栗的博彩特区准备设在位于通霄的800公顷土地。“中广新闻网”分析称,苗栗现有的不论是温泉区、明德水库旁兴建中的度假中心还是小巨蛋和兴建中的高铁苗栗站,都是争取设立博彩特区的最有利条件。几个离岛也是跃跃欲试。据《联合晚报》报道,金门县的离岛小金门烈屿乡,今年4月曾办过小金门是否开放博彩的“咨询性公投”,其中赞成设置博彩的有69%;金沙镇也在今年7月进行是否同意开放博彩的投票,因民众担心易造成治安问题没有过关。绿岛乡公所也把争取博彩专区看成能让绿岛观光起死回生的良药,“有了观光赌场,不仅可以带来大量财富,而且还有许多优惠条款,但大原则须征求乡民同意”。不过,兰屿乡长则认为赌风不可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