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博彩产业提供独特的博彩经验

 非洲大陆因为其纷扰的政治气氛,一直被世界上其他地区的人视为黑暗大陆。尽管如此,除了少数因信奉回教而全面禁止博彩产业的国家外,非洲大陆仍然提供博彩产业及业者许多商机,有效地推动博彩产业的进行。

  南非

  南非共和国开放博彩产业的时间并不长,不过在这有限的时间裡,该国政府却能做出许多值得注意且令人印象深刻的事迹,可说是非洲国家中,开放博彩产业且有效地执行管理最为成功的例子。撇开其种族隔离政策的不堪过去,南非新政府并不像其前任政府认定博彩产业为非法活动一般,而是改採以比较审慎的态度并制订严格的管理办法,来看待此一产业。如此积极的态度,不但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也使得税收大为增加,进而使得基础建设可以更为完善。

  南非于1994年举行第一次自由选举之后,政府便允许在该国的九个省分设置四十家赌场。政府官员们认为这个数量足以应付博彩活动的潜在需求,而且不至于使得市场过热。这个开放办法,加上确保博彩产业利大于弊的独特自我监控模式,以及全球第一个提供少部分问题赌客免费谘商的「国家责任博彩计画(National Responsible Gambling Programme,NRGP)」,使得南非的博彩产业管理方式,成为其他非洲国家在制订法规及司法条文的模仿对象。NRGP是由「南非赌场协会(Casino Association of South Africa,CASA)」所资助成立,以持有合法赌场经营执照的业者为其主要的组员。尽管在博彩产业的法制化方面,南非是世界上最有迫切需求的国家之一,不过该协会在立法管理单位与赌场业者之间的合作及担任沟通的桥梁,可说成为有此需求的其他国家的最佳典范。

  以事后诸葛的角度来看,南非政府藉由自由市场的竞争力量,来规范赌场执照的申请,可说完全正确。目前南非境内所核淮的四十家赌场中,有三十八家仍在营业。当初在开放博彩产业之前,即对该产业可带来的税收保持著非常乐观的期待,而过去十年成功法制化的结果,更让税收远远超过当初的预期。健全的经济政策、南非币的走强,以及高程度的可支配收入,都让南非赌场的经营表现格外突出,一直到最近的全球金融风暴引起的经济萧条。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下,南非的博彩产业不可能不受影响,不过信用的紧缩以及二○一○年FIFA世界盃足球赛将在南非举行等利多因素下,都把金融风暴对南非经济的影响降到最低,这也让很多经济学者相信南非受到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程度,不像世界其他国家来得严重。

  太阳国际集团(Sun International)是南非最早的赌场业者,在南非前政府时代,就把博彩产业引进可以合法经营赌场的区域。这十几年来,该集团历经多次的公司结构改组,至今在南非三十八家赌场中拥有十三家的经营权,是南非最大的赌场业者。太阳国际集团拥有南非赌场经营中的最大股份,其位于开普敦(Cape Town)的大西部赌场(Grandwest Casino)更是南非境内的最大赌场,拥有两千五百廿三台老虎机以及六十四张赌桌。此外,太阳集团旗下的赌场(Sun City),更是最早设立的赌场之一,至今仍是国际观光客到南非观光时,必定会造访的景点。太阳国际集团的经营触角包含豪华饭店及赌场,涵盖南非、赞比亚、博茨瓦纳、那米比亚、赖索托,以及史瓦济兰等国的十四个区域,在非洲南部拥有二十一家赌场,是南半球最重要的赌场业者之一,而且在南非博彩市场博彩毛收入方面,佔有四十四%的市场佔有率。皮尔蒙全球集团(Peermont Global)是南非第二大的赌场业者,在该国境内拥有九家赌场度假村。该集团策略性地把旗舰店「帝王赌场(Emperors Casino)」设在约翰尼斯堡的国际机场内,一千七百廿四台老虎机及六十九张赌桌,提供往来的国际旅客及当地名流,在世界一流的饭店裡享受试试手气的高档娱乐。

  上述的两家国际赌场掌握了一半以上的南非赌场经营权,剩下的执照张数才由较小规模的赌场业者持有,其中比较值得注意的有以下两家:金礁城赌场(Gold Reef City Casinos)以及松构太阳博彩集团(Tsogo Sun Gaming)。金礁城赌场拥有七张赌场执照,其中两家位于南非的富裕省分:豪登省(Gauteng)及西开普省(Western Cape)。金礁城赌场所属的旗舰店─金礁度假村(Gold Reef Resort),位于约翰尼斯堡附近的索伟托(Soweto),拥有一千六百台老虎机与五十张赌桌。最近有消息指出,在南非经营四家赌场的松构太阳博彩集团,有意扩张事业版图,除了把目标锁定金礁度假村这间旗舰店,也有意购取世纪非洲赌场集团(Centry Casinos Africa)的两家赌场:位于西开普省的卡勒登赌场(Caledon Casino)及位于夸祖鲁-纳塔尔(KwaZulu-Natal)的世纪新堡赌场(Century Casino Newcastle)。松构太阳博彩集团位于南非约翰尼斯堡的旗舰店「蒙地赌场(Montecasino)」,内有一千七百台老虎机与七十六张赌桌,不管在佔地及资金(大约两亿七千万美金),都是间可以与太阳国际集团的「大西部赌场」相匹敌的大型赌场。

  不可否认,这一波经济衰退,以及赌场营业执照申请配额几乎额满等情况,都减缓了南非的赌场收入,不过南非政府公佈的最新数据显示,经过十年来的成长茁壮,南非合法赌场的收入达到近年来的高峰。南非赌场协会(Casino Association of South Africa,简称CASA)在二○○八年针对赌场娱乐事业所做的调查显示,在二○○一年至二○○二年的会计年度,南非的博彩毛收入为美金六亿两千两百万元,到了二○○七年至二○○八年的会计年度,成长到了美金一千五百六十亿元(约五兆三千万元),成长幅度十分惊人。在这其中,拥有七家大型赌场的豪登省,在去年(二○○八)的最后一季缔造了最多的收入纪录,高达一亿四千万美元;紧追在后的是西开普省的五千七百万美元。尽管如此,从去年的整体数字来看,业界成长跟以往相比只能算是持平而已。

  除了赌场博彩活动之外,南非同样有提供类似英式有奖性机台(Award With Prizes,简称AWP)的机种,玩家可以用少量的赌金享受博彩的乐趣。这类老虎机统称「限制出奖机台(Limited Payout Machine)」多半出现在酒吧、小酒馆或一些非法经营的小店等地,玩家的进入门槛较低,相对地,奖金也不像赌场机台这么高。这类被当作赌场机台之外的附属机种,在一些省分包括姆普马兰加(Mpumalanga)及西开普等,都已经成功地在市场佔有一席之地,市场上亦有消息传出,南非经济重镇,同时拥有最多最合适之营业地点的豪登省,为了奖励五家通路业者,给予他们可以经营限制出奖机台,总数高达五千台,预计在今年(二○○九)就可以全面上市。

  南非其他邻国的博彩市场概况:博茨瓦纳、赞比亚、纳米比亚,及莫桑比克

  博茨瓦纳、赞比亚、纳米比亚等这些南非邻国的博彩市场中,最值得注意的博彩公司,仍然是皮尔蒙国际集团(Peermont)及太阳国际集团。这两家大集团运用其经营的专业知识与技能,成功地在南部非洲的赌场及饭店产业,取得重要的领导地位。皮尔蒙在博茨瓦纳有五家赌场,连同位于南部非洲其他国家的资产来看,总共有三千一百七十四台老虎机以及一百四十三张赌桌。皮尔蒙位于博茨瓦纳境内的赌场度假村介绍如下:位于首都嘉柏隆(Gaborone),拥有一百五十台老虎机及十六张赌桌的大棕榈赌场(Grand Palm Casino);位于法兰西斯镇(Francistown),拥有五十台老虎机的瑟迪邦赌场(Sedibeng Casino);位于塞莱比皮奎(Selebi-Phikwe),拥有卅台老虎机的紫丁香赌场(Syringa Casino)。

  太阳国际集团在博茨瓦纳的营业据点介绍如下:拥有十张赌桌且提供最新老虎机科技的嘉柏隆太阳赌场(Gaborone Sun);位于法兰西斯镇,各设置五十台老虎机的摩纳腾赌场(Menateng Casino)、勒兹塔锡赌场(Letstatsi Casino),以及玛瑞恩赌场(Marang Casino)。除了博茨瓦纳之外,该集团在赞比亚知名的观光景点「维多利亚瀑布(Victoria Falls)」附近经营「赞比西太阳饭店赌场(Zambezi Sun)」,以及位于纳米比亚首都文豪克(Windhoek),拥有一百五十二台老虎机及十张赌桌的「卡拉哈里金沙饭店赌场(Kalahari Sands Hotel and Casino)」。

  至于另一个国家莫桑比克,最值得注意的是位于莫国首都马普托(Maputo),最近刚重新整修完毕的波拉纳赌场(Casino Polana)。在历经超过二十年的内战虚耗后,莫国希望藉著这座拥有一百五十六台最新老虎机及十九张赌桌的赌场,以及南部非洲的美景,吸引国际观光客来到这个如诗如画的临海国家,以重建该国的经济。

  东部非洲

  东部非洲区包括坦桑尼亚、肯尼亚及马拉威等国,在这个区域中,凯罗国际集团(KaiRo International Group)藉著成功经营好几座精品赌场,竖立了其领导者的地位。凯罗集团的董事会在欧洲、中东及非洲都建立了完善的业绩纪录系统;此外,他们更是充分利用之前与太阳国际集团合作的经验,让他们在东部非洲这个区域建立经营的胜利方程式。除了之前与太阳国际集团,凯罗集团也是立博线上博彩国际公司(Ladbrokes.com)在非洲及印度洋岛国的合作伙伴,积极推广立博公司的线上博彩产品,并在许多地区经营立博的运动投注系统。

  凯罗集团目前在坦桑尼亚、马拉威及加纳等国总共经营三十张赌桌及两百五十台老虎机,其位于坦桑尼亚首都三兰港(Dar-es-Salaam)的新非洲饭店赌场(New Africa Hotel and Casino)拥有八张赌桌(包含四座美式轮盘机),以及七十八台老虎机(包括配置有连线功能的最新型萤幕老虎机与扑克机)。这些老虎机都有安装线上智慧卡科技及纸钞接受机,是与最新的机台技术趋势同步的最新机种。除了首都之外,位于坦桑尼亚北部,同时是前往恩戈罗恩罗火山口(Ngorongoro Crater)及赛伦盖堤国家公园(Serengeti National Park)门户的阿鲁沙城(Arusha),凯罗集团同样也有设置营业据点:「狩猎赌场(Safari Casino)」,提供十九台萤幕老虎机、四台扑克机,以及一台轮盘机。

  至于在马拉威,凯罗集团在一座可以俯瞰第一大城「布兰泰尔(Blantyre)」的山腰上,设置一座精心设计的花园赌场「殖民地俱乐部赌场(Colony Club Casino)」,内有三座美式轮盘机、四张扑克赌桌,以及四十二台老虎机。

西部非洲

  西部非洲的赌场,主要分佈在尼日利亚及加纳两个国家,其中以太阳国际集团与凯罗国际集团为最大的经营团队。在尼日利亚首都拉哥斯(Lagos)的维多利亚岛上,隶属太阳国际集团,拥有一百五十间房间的「联邦皇宫饭店(Federal Palace Hotel)」,在花了一千万美金的重新整修,并取得营业执照后,终于在二○○八年的八月开幕。太阳集团原本打算花一亿六千七百万美金,整建联邦皇宫高塔饭店(Federal Palace Towers),并设置一永久性的赌场,不过却因全球经济情势恶化而不得不暂停这项计画。在此过渡期间,太阳集团有意同时经营五星级的联邦皇宫饭店,及升级三星级联邦皇宫高塔饭店的品质,并花一千七百万美元在联邦皇宫饭店建造一座临时赌场。此外,该集团也计画投资两千八百万美元,以取得拥有并执行此发展计画的公司,百分之四十九点五的股份。这个修正计画支出预算的美金两千四百万,以及重建预算八百万美金,将透过资金募集以及从集团借贷五百万美金方式来取得。

  至于凯罗国际集团方面,该集团在加纳首都阿克拉(Accra)设有「棕榈赌场(La Palm Casino)」。这间位于非洲西部海岸的有名赌场,座落在棕榈皇家海滩饭店(La Palm Royal Beach Hotel),已经赢得许多观光大奖,包括曾被选为西非最棒的赌场等。棕榈赌场配置有现代化的博彩设备,以及包含三张美式轮盘桌、五张扑克牌桌的博彩区。老虎机区域有八十四台最新的机种,以及两座拥有八个座位的电子萤幕轮盘机。在二○○八年年底,棕榈赌场扩大营业规模,增设了西贡沙发酒吧(Saigon Lounge),进一步提供廿台最新科技的老虎机、一台八人座的轮盘机、两间卡拉ok室,以及一间可以用餐的麵馆(noodle bar)。

  北部非洲

  虽然埃及境内有超过二十座的赌场提供博彩活动,不过这些赌场仅仅只能在饭店内经营,而且只开放给外国人参与,出了饭店,因为宗教教义的关系,禁绝一切赌博行为。有些豪华赌场位于五星级饭店内,例如万豪赌场酒店内(Cairo Marriott Hotel & Casino)的奥码尔海亚姆赌场(Omar Khayyam Casino),就是位于首都开罗,且离吉萨金字塔群及其他观光胜地很近豪华赌场。这座结合以前的皇宫主体、双塔建筑,以及六公亩大花园的万豪赌场酒店,不仅提供传统的幽雅,也提供现代化的设备。摩洛哥(Morocco)境内有五座主要的赌场,提供相当多的老虎机服务,其中最大的两间分别是:位于摩洛哥第二大城玛拉喀什(Marrakesh),拥有六百四十台老虎机及十九张赌桌,提供各式扑克、迷你百家乐赌桌(Mini Punto Banco)、黑杰克,以及轮盘机的玛摩尼亚大赌场(Le Grand Casino la Mamaounia);位于摩洛哥北部古城丹吉尔(Tanger),拥有两百台老虎机及廿八张赌桌的莫凡比克赌场酒店(Movenpick Hotel and Casino)。

  津巴布韦

  拥有自然美景、丰富的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以及令人讚叹的维多利亚瀑布等丰富资源的津巴布韦,曾是国际观光客最喜爱的旅游地点。在一九八○年独立之后,总统罗伯特?穆家比(Robert Mugabe)以及所属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中央集权统治下,这二十年来,搭配固有丰富天然资源的附合式赌场经营赌场,著实有过一段交易热络的好时光,为国家带来许多的外汇产值。

  不过,这个光景却因为这六年来,总统穆家比不断增加的高压独裁统治而完全改观。这独裁者明显要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榨到乾。这几年来,他夺取肥沃的农业用地,把这些土地分给他那些根本没顾虑到全国民众的拥护者。此外,他处理国内经济的天真态度,也让整个国家的经济向下沉沦,过去三年让整个国家体制都屈服在他膝下。严重的飢荒、霍乱、贪污以及对政治自由的镇压,都让津巴布韦从观光客最喜欢的旅游地点,变成名列最不想造访的国家之一。这样的结果,使得以前从观光产业赚来的钱逐渐被榨乾,一般的津巴布韦人连肚子都填不饱了,更遑论进赌场消费。津巴布韦的国内经济、观光及博彩产业,被这个在位已久、心理有毛病的暴君这样有系统的强取豪夺后,原本欣欣向荣的国家,不只停滞不前,甚至还往后退步。

  津巴布韦最近的政治发展─例如执政党与反对党「民主改革运动党(Movement for Democratic Change)」签订权力共享协议的相关事宜,为这个因人谋不臧而衰败荒芜的国家带来一线曙光,并希望藉此把政治情势导向正常。世界上其他较富裕的国家,也答应提供最需要的食物及金钱的援助以重建辛国的经济,只是这样的援助有其前提,那就是执政党与在野党的权力共享必须真正落实。一般预测,津巴布韦的重建之路十分艰辛,而且大概要花上十年才能让这个国家回到从前的好印象,并吸引国际观光客回流,以带给饭店及赌场更多的商机。总之,津巴布韦是个让赌场与观光产业成为该国摇钱树的最好例子。更适切来讲,若津巴布韦重建之前光景,政府部门将使赌场饭店产业成为会下金鸡蛋的母鸡,而不是用杀鸡取卵的方式来管理产业。

  卢旺达

  在经过纷乱的动盪之后,卢旺达在过去几年逐渐吸引许多博彩公司到该国发展博彩产业。在管理卢旺达国家乐透彩的「堤里博彩公司(Tilia Games)」之协助下,卢旺达政府计画提升提供给大众的乐透及赌场服务。堤里博彩在未来五年,计画花费两千五百万美金,投资卢旺达乐透彩公司(Lotto Rwanda)这间政府与民间机构共同出资成立,且拥有卢旺达乐透彩、赌场及娱乐性游戏机台执照的博彩公司。除了这项投资外,堤里公司的部分投资,将以作为卢旺达电信公司(Rwandatel)在卢旺达的网络服务机构,来拓展其事业版图。卢旺达公司事实上已经与身为娱乐机厂商,并在泛非洲区提供乐透彩服务的堤里博彩公司签约。此外,堤里也已经在国家乐透彩的部分,初步投资了美金三千五百万元,同时计画针对其预定中的五十家赌场,投资美金一千六百万元进口两千台老虎机,并提供传统的拉霸及扑克机。

  根据合资协定,卢旺达乐透彩公司必须把营业额的六十五%提拨给政府,作为发展运动、文化及娱乐产业之用。卢旺达政府宣称,这项合资案将可在卢旺达创造并维持一个世界级且负责任的博彩环境,也可以为政府的计画提供建设资金,并提供当地民众实现梦想的机会。卢旺达最新的博彩场地,是去年(二○○八)开幕,由苏纳休閒公司(Solna Leisure)经营管理的基加利赌场(Casino Kigali)。该公司凭藉著十六年的管理经验,在新建的塔顶饭店(Top Tower Hotel)一楼成立新赌场,提供房客及赌客博彩娱乐。

  总而言之,拥有丰富人文历史、自然风景,并受到来自中亚、欧洲甚至远东文化影响的非洲大陆,提供赌客一种现代化的博彩及赌场管理经验与外来文化作用下,相互结合与影响所造成的博彩产业。从南非拉斯维加斯式的大型度假饭店结合赌场模式,到北非因为宗教因素而使得一般大众对博彩产业拒之千里之外的管理模式,都显示出非洲的博彩产业真的提供世人一种独特的博彩经验。

bocaimi01

南非大西部赌场

bocaimi03

博茨瓦纳大棕榈赌场

bocaimi04

莫桑比克波拉纳赌场

bocaimi05

坦桑尼亚新非洲赌场

bocaimi06

摩洛哥莫凡比克赌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