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陷缅甸水牢发求救短信 曝劫持赌客潜规则

  中缅联合重创迈扎央博彩业,但诸多缅甸小镇仍是赌声不断

  阅读提示
  今年2月上旬,在中缅双方联手对迈扎央赌博业进行打击之下,6000多名中国公民通过章凤口岸拉勐通道回到境内,因博彩业而繁荣的迈扎央赌场也全部关停,瞬间变成一座空城。
  李振玉在此背景下被解救回国。
  但迈扎央的凋敝,并不意味着边境赌博的寿终正寝,本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与中国毗邻的诸多缅甸小镇仍是赌声不断,边境禁赌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较量。
  赌场血律:来一个“杀”一个
  “赌厅是干啥的?他怎么会出机票让你到迈扎央,然后再借钱给你赢钱?我在赌厅里做了3年,从来没见过赢钱的人。”以前在赌厅做内联的浙江人石明富说。内联其实就是陪着“老板”(赌客)吃饭、外出,并追讨赌债的人。
  石明富说,在2005年之前,赌场经营状况好时,还会让一些人赢点钱,以示公平,但随着中国禁赌力度的加大,赌场后来基本上是来一个“杀”(赌场赢光赌客的钱)一个。 

 

  曾在新皇庭码房工作过的杨军义知道赌场作弊的一些门道:“我听一个老牌手说过,百家乐(一种赌博游戏)透明牌盒中有一块芯片可以识别扑克,洗牌机也同样是可以进行预先设置的。在码房旁边就是电脑房,但除了网管和老板,任何人都不可能进入的。”

 
  也正因此,尽管李振玉很谨慎,还是很快在迈扎央陷入泥潭,成为被追债的对象。
  李振玉刚到迈扎央时,是在龙港厅,开始只是站在旁边看,过了好几天,等看出些门道了才在后方老板授意下开始下注,但不管他怎样努力,还是很快就输完了身上的钱。他觉得龙港厅可能有问题,于是换到金汇厅签了4万元的单,在随后3周里也输光了。金汇厅的内联从此不再称他为老板,李振玉被关在金利烟厂里,每天的任务就是打电话跟家里要钱。不久,对方见他要钱的效果不太明显,就把他转移到一处条件更为恶劣的水牢里。
  水牢里发出求救短信
  在水牢里,李振玉把生的希望寄托在一条条报案短信上:“求你们了,这次不比上次了,会要我命的,我都已经报警了,你们赶紧把信息发到网上去,最好是公安部的网站,现在还有50多个山西少年和30多个河南老乡都在这儿关着……”
  李振玉的父母说,儿子心里比谁都清楚,家里说啥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凑够他欠赌场的钱,儿子还多次在短信中流露出以死来解脱的想法:“我真对不起你们,你们也不用再作难了,就让我死了算了,下辈子我一定听你们二老的话,好好做人……” 

  带着存有儿子被劫持信息的手机,李振玉的父亲李红记赶到巩义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很快,这一案件被上报至公安部,李振玉在迈扎央被绑架的信息也被迅速传至云南警方。

  而此前,山西几十名少年被骗至迈扎央赌博并被绑架的恶性案件,已经引起了公安部及山西警方的重视。公安部对此事展开调查,山西省公安厅、运城市公安局也召开专项会议,成立专案组,几名涉嫌做赌场中介的不法分子先后被控制,而被骗少年也被分批解救出来。
  巩义市公安局副局长左涛2月26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称,去年巩义市曾专门成立过专案组,经手多起类似案件,处理过十多名涉案人员,这些人往往是在巩义当地弄台能上网的电脑就开起场子,偷偷召集赌客定时来赌。今年春节期间,公安部部署打击网络赌博专项行动后,警方更加大了打击力度。
  一系列的努力,让李振玉等被困缅甸赌城的人等来了希望。

 

  人数最多的一次移交
  2月5日傍晚,夜幕重重地压在国境线上,在中缅边境通道的缓冲地带,一名手持AK47的克钦士兵站在昏黄的车灯前。
  “李振玉、李峰……”伴随着中方人员的反复点名核对,20多名被解救的中国公民被护卫着列队回到中国。
  当夜,迈扎央100多名克钦武装人员按照中方提供的被绑架人员名单展开全城搜索。“阵势非常大,这是迈扎央自开发以来从未有过的。”克钦武装东部区副专员郭弄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在被解救之后,李振玉说出了实情,他报警所称还有30多个河南人和几十个山西少年被绑架是瞎编的,是为了引起重视,其实与他关在一起的只有几个人,已全部被解救。
  6日,中方继续与克钦武装保持联系,要求继续解救中方被绑架人员。如果不是迫于中方压力,这样的事情在迈扎央不可能会发生。“在迈扎央开发之前,开发商与克钦武装签署有一份协议,克钦武装人员不参与管理特区,不得进入任何特区内的经营场所,迈扎央的管理权完全属于管委会,而管委会同时也是保证这个赌城能够正常经营的管理者。”陇川县公安局一名办案民警说。

  迈扎央的打击活动一直在持续,河南开封的王玉梅连同70名赌场工作人员是在2月6日下午被克钦武装人员移交给陇川警方的。陇川县公安局一位民警说,人数如此之多的移交,在中缅联合禁赌工作中尚属首次。
  同一天,克钦武装人员对禁赌战果进行清理。中午,在一个村寨旁,“百家乐”牌桌等赌具堆成了一座小山,随后被泼上汽油,在大火中灰飞烟灭。

  “三断一停”:赌城变空城
  王玉梅等人被解救回国,与此前一天(2月5日)上午德宏州打击边境赌博现场会有关。在会上,当汇报材料提到中国公民在迈扎央受到的伤害时,副州长、州公安局局长马闻高声说:“那么多孩子被绑架,他们后面是多少父母的牵挂!”
  当天下午,迈扎央即被实行“三断一停”举措,断供电、断通讯、断旅游、停办出境证。迈扎央的通信网络、水、电全由中国供应,“三断一停”的目的,就是要切断赌场的基本运营条件。
  与此同时,金融部门也开始积极查堵参赌资金,切断赌场资金流,而武警德宏边防支队则加强对边境通道的管理,连夜间也点起火把,以期彻底堵住过境小道。
  这些措施的果断采取,与此前德宏州公安局与外事等部门和克钦三旅旅长木然东拉的会晤不无关系。木然东拉表示,打击赌博有利于中缅两国边境的长治久安,缅方一定配合中方的禁赌工作。
  杨军义是2月7日晚随着人流匆匆离开迈扎央的,直到进入国门,他才知道国家正加大力度打击境外赌博,但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再回迈扎央一趟,“因为走得太急,放在朋友那儿的好多东西没来得及拿”。
  拉勐通道自2月7日凌晨即开始变得热闹,大批中国公民通过这里回到中国。在陇川跑出租的河南老乡张实可算是小赚了一笔,他昼夜不停地从迈扎央往陇川拉客,“平日只10元钱的车费,现在涨到了200元,还得四五个人挤一个车”。大量摩的也加入到载客队伍中,一些村民甚至把拖拉机开到通道口等生意。“人实在是太多了,好多人都是举家搬离。”张实说。
  据相关部门的统计,仅仅数天,就有6000多中国公民人离开迈扎央。拉勐通道的热闹一直持续到2月8日黄昏。
  此后几天,迈扎央基本处于半瘫痪状态,餐馆老板连棵白菜都难买到,而赌场、网吧已无人光顾。无所事事的人们在街头游荡,或者爬到高处寻找手机信号,但他们收获的只能是失望。

  小发一笔后的杨军义又有了新的发财门路,有不少从迈扎央回国的赌客及赌厅工作人员要租车到瑞丽市去。一打听,他才知道,这些人大都是要到瑞丽市姐告镇,然后偷渡到缅甸的木姐等地重操旧业。
  云南的天黑得晚,2月20日晚7时,姐告镇清水河边依然阳光灿烂,一群身着各色服饰的人在等着开船。泊在码头边的一条铁皮船看起来十分简陋,只有一个“裸体”的柴油机被固定在船头,船费只需6元钱,十几分钟后,这条船便能顺利地将一船人运抵河上游的缅甸。
  几名在等着坐船的河南老乡主动与记者搭讪:“是不是也要到木姐去玩?”他们所说的玩儿,就是去赌博,那里的赌博方式,与迈扎央雷同。一名男子正操着浓重的河南口音与老家在平顶山的一名男子沟通:“过来干吧,来这边超市上班,一个月2000多块,我给你报销路费……”
  而除了水路外,姐告周边不少地方与缅甸只有一网之隔,这些区域成了偷渡者的天堂。虽然不断有警方人员巡逻,但记者仍见到不少大白天从铁网上来回翻越的偷渡客,据了解,这些人除了购物的,不少都是去缅甸赌博的。 
  旷日持久的较量
  云南省一名负责禁赌工作的官员对记者说,总不能都像迈扎央那样对所有边境城镇实行“三断一停”,这些措施虽然打击了境外赌博,但也给云南的电力、旅游、边贸等产业造成重大损失。他认为,禁赌最终还是要“从内部控制”,建立长效机制。
  在控制物流的同时,云南也希望控制人流。专项行动把境外中国籍赌场老板和依附赌场开“放水公司”的人列为重点打击对象,一旦这些人返回国内,就会被抓,但要去国外抓人和取证就要困难得多。
  “我们警察和检察官都出不去,即使这些人被抓住了,至多只能以赌博或偷越国境罪量刑,偷越国境罪一般只作经济处罚,难以形成威慑力。”云南省一名禁赌民警说,“云南省有4065公里的边境线没有天然屏障,控制人员流动的难度可想而知”。
  巩义市公安局一位民警也无奈地说,他们在处理此类案件时,也面临着经费及跨境办案等方面的尴尬。他们同时想借本报向读者呼吁,千万要警惕一些许诺薪金高得离谱的赴南方打工机会,一旦发现被骗一定要及早报案,并拒绝偷渡出境。
  而伴随着网络的普及,一些大赌客连边境都不用过。在缅甸任何一家上点规模的赌场上,都可以看到戴着电话耳机的赌客,他们的电话从不挂机,每次发牌前和揭牌后都对着电话低声私语。他们不过是国内大赌客雇佣的与李振玉有着相同身份的马仔。通过赌场的摄像头,真正的赌客通过电话遥控马仔下注,赢的钱由赌场汇入赌客的户头。一些赌台上,有时同时有十几部手机在充电,供马仔们轮换使用。
  李红记后来明白,他的儿子李振玉在迈扎央就是给巩义的几名赌客当马仔的:“俺孩子老实,赢钱时都一分不留给他们汇过来了,输钱了,他们却不管俺孩子了。他们还都是公职人员哩,我非告他们不可!” 
  李红记曾专门去巩义几家单位找到这些人理论:“刚开始他们都认账,后来看事情闹大了,都不承认了,还说让我告,想上哪儿告上哪儿告,他们都有人。”

  如今,做马仔的李振玉被刑拘一个月,而充当幕后“老板”的那些人仍在照常上下班。

  “叫他在看守所里多住两天,长长记性,等啥时候回来了,我非咬他两口不中,恨死我了!”2月27日,李振玉的妈妈咬住牙向记者发着狠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