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设政策推动非博彩 赌业規模非越大越好

据澳门日报消息,连同九月开张的凯旋门,全澳赌檯已超过4,500张。政府限制博彩业规模,学者认為即使未来几年维持现状,博彩毛收入仍会增加,故是适当时机检讨。赌场规模并非越大越好,目前已非“设施创造需求”的模式,建议创设政策条件推动非博彩元素,延长旅客留澳。

    两三年内维持赌业现状

    理工学院社会经济研究所教授曾忠禄表示,08年澳门博彩业收入是拉城、大西洋城、澳洲三地的总和。澳门赌业具规模,但可用资源有限,如不限制,其他產业难发展。澳门高度依赖博彩业,一旦行业萎缩,社会风险很大,故支持检讨博彩业规模。

    单从市场角度,再建赌场仍有利可图,但发展赌业除了提供财政收入、创造就业、提升居民收入、改善生活质素,也并非“规模越大越好”,还要关注客源地的接受能力。

    曾忠禄建议政府宜两三年内维持赌业现状,未来按情况发展,此时应鼓励博企拓展非博彩元素。即使维持现状,赌场载客能力仍未饱和,还可吸引更多旅客,且尚有在建项目,博彩规模仍会增长。

    限制规模赌收续增

    澳大博彩研究所所长冯家超亦认為是时候检讨博彩业规模。一方面,经歷金融海啸,赌场高槓桿投资模式出现根本性改变,经营者放缓投资步伐;政府限制博彩业规模,顺理成章。其次,“设施创造需求”模式已改变,澳门即使不再增加新设施,博彩收入未来几年平均仍增长10-15%。

    从经营者角度,各博企暂时放缓投资,赌收上升有助改善财务状况。第三,政治气候适当时机,博彩业扩张拉动人资、土地、政策资源,社会一度担心新政府上场博彩业再扩张,由现政府宣佈有关措施是负责任的表现。他认為,未来虽仍有新赌场,相信赌檯总量会维持4,500张左右。

   中场贵宾厅宜作调整

    经济学会会长刘本立表示,博彩业刚开放急於达到规模效益,但当发展规模过大,可能引起挤压效应,更呈单一现象;令社会资源扭曲,故应由“量”到“质”的提升。未来宜维持博彩规模,不单赌檯数目,还包括赌牌营运商数目。此外,為推动经济适度多元,相信中场与贵宾厅的比例也宜作调整,配合休閒娱乐方向。

    他认為,博彩业配合產业政策,推动适度多元。如部分投资者把酒店视為赌场配套,政府可创设条件鼓励发展特色酒店,当多元娱乐设施增加,相应可延长旅客留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