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大调查 “彩监会”才能治本

  人们常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事实证明,在将近3.6亿元的巨额奖金面前,相当多的人仍然能够理智地思考。

  各种猜疑横飞,为什么?既有大奖得主尚未露面带来的神秘,同时,更多的恐怕是因为历年来福彩的“不良记录”,让人们不惮怀着最大的疑问去揣测真假。正如新华时评所说,真相似乎越来越远。

  而关于隐私权和知情权的争论,人们的结论也很明白,保护个人隐私很重要,彩票业的治本之方在于制度设计,设立独立的监管机构,适时地公开信息,而非简单地牺牲中奖者的隐私。

    网络大调查  “彩监会”才能治本

  昨日,广州日报A8版刊登了《巨奖引发隐私权和知情权博弈》一稿,各界反响热烈。

  百度、网易、新浪、搜狐(会同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等各大门户网站均在重要位置发起了问卷调查。问卷的问题设计以及投票结果,对我国的彩票管理部门不无启发。

  截至昨晚6时50分,在接受百度调查的网民中,4675人支持“不应该披露中奖者的个人信息”,理由是“《彩票管理条例》保障彩民隐私权”。持这一观点的网民占投票总人数的57.4%;强调“应当公开中奖者信息”的网民也多达2714人,占总人数的33.3%,理由是“这有利于监管”。

  就同一问题,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联合网易展开调查,并在问题的设计上更为细化。结果显示,对于中奖者的隐私,41%的网民认为“非常有必要”保护,22%的网民认为“有必要”保护;与此同时,14%的网民认为“不太必要”保护,21%的人认为“完全没必要”保护。33%的网民认为,相比于公众知情权,“隐私权更重要”;29%的网民则倾向于“公众知情权更重要”;另有36%的网民认为,“两者一样重要”。

  新浪网调查结果也与此类似,相比较知情权,个人隐私权更为重要。值得关注的是,搜狐网调查结果有所不同,截至昨晚9时,有33.5%的网民认为公众知情权更重要,比支持隐私权的网民比例多了5个百分点。

  总体而言,尽管两派观点争议很大,尽管60%的网民认为公开中奖者信息的确有助于提高彩票的透明度和可信度,但支持保护中奖者个人信息及其背后蕴含的隐私权,仍然是以上两次调查共同体现的网络主流民意。

  新浪、搜狐、网易调查问卷设计得都很具体,其中多处涉及彩票业监管的制度设计层面。就“哪些信息,彩票销售机构有义务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向公众进行公示”的问题,彩票销售整体收入、彩票用于公益事业的金额、彩票销售机构的运营管理支出、详细的资金流向情况、彩票摇奖系统的维护管理记录,以及彩票数据库的详细维护信息等选项均被广泛认可。中奖人的基本信息及“其他”两项,获得网民认可则相对较低。这表明网民们普遍认为:监管彩票业,重点在于监管彩票销售机构,而非中奖者个人。

  另一个题目的设计更有意义:“你认为,哪些制度建设的方式有利于彩票业的发展?”结果,有多达60%的网民认为应当在机构设置层面完善监管体系,“设立独立的彩票监管机构”——即“彩监会”;另有26%的网民着重强调信息披露,“设立彩票官方网站的定期信息披露制度”。只有9%的网民认为“尽可能提供中奖者信息”是一剂良药。以上数据进一步表明,网络主流民意认为彩票业的治本之方在于制度设计,而非牺牲中奖者的隐私权。

  广州市律师协会会长、广东金鹏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波认为,我国的彩票摇奖早已引进了公证机关,但与专业的彩票监管机构相比,公证机关有两点不足:一、在专业性方面有一定的欠缺,且尚未监管到彩票行业的全部环节;二、设想中的“彩监会”将是一个彩票监管的常设机构,而公证机构对彩票摇奖的监督只是临时性的。

  安阳矿老板不少  中奖者难获“尊敬”

  昨日上午,在中出该次巨额大奖的安阳梅园庄福彩投注站,市民小陈一如既往地购买了10元钱的彩票,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边诞生了巨奖就增加投注金额。小陈告诉记者:“运气这东西很玄,并不是增加投注额就会来的。我觉得应该保持好心态,不能沉迷于彩票,把它当作一种休闲游戏就好了。反正哪怕不中奖,彩金也会用于福利事业,算是做好事吧,别太较真。”

  谈起巨额福彩的得主,小陈联想到了安阳的矿老板们:“3.6亿元的确是个大数目,但安阳地方也不小,有钱人还是很多的,我相信他光凭这次中奖,个人资产排不进全市的前十。安阳的矿老板当中,身价上亿的有不少,上十亿的应该也有。”说到这里,小陈身边的安钢退休职工老张插了一句:“去年四川地震,有个矿老板个人捐了1000万元。你想想看,如果身家没五六个亿,他舍得捐这么多吗?”

  彩民们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有一个中年男子说:“有人说矿老板是暴发户,我倒觉得,跟中奖的那个人比起来,我更服矿老板们。别看矿老板们腰包鼓,他们也是从几万元、几十万元开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他们付出了比我们普通老百姓更多的心血,冒的风险也比我们大——要是赔钱了呢,我服他们!可是这个中奖的人,一没花心血,二没冒风险,3.6亿元的钱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我不服他。”大伙儿都认同这种观点,他们当然希望自己也能中大奖,但就财富背后的意义而言,他们认为对彩票中奖者至少谈不上“尊敬”。

  安钢职工小徐说:“这是福是祸还不好说呢。不怕贼抢,就怕贼惦记。他以后得过提心吊胆的日子了,他以后怎么面对亲朋好友?我看他只有一条路可以走——远走他乡。”

  这时,老张突然联想到了赵本山的经典小品——《有钱了》:“咱没中过大奖,不知道那是啥滋味。但你看赵本山在小品里演的,中大奖的人都能吓得一惊一乍成植物人。他不像矿老板,钱从少变多有个过程,心理上不会有问题;他是开奖的那一刻突然有了一大笔钱,普通人心理怎么承受得了?”

  小陈接过话茬:“这个倒是次要的,花钱谁不会,使劲花呗。3.6亿元,每年光银行的利息就能拿600多万元,只要不乱来,几辈子也花不完。不过,我觉得他一旦让别人知道了这件事,下半辈子就别想幸福了。亲戚朋友来借钱,借不借给他?湖北不就有个人中了几百万元后,被上门借钱的亲戚朋友们逼得连夜逃跑了吗?”

  老张认同小陈的观点:“我六十多岁了,知道钱是个什么东西。够花就行了,太多了真是麻烦。一个人有了太多的钱,特别是一夜暴富的,很容易失去友情和亲情,以前不是有过中大奖后跟老婆离婚的吗?大家都说那张彩票是4个人合买的,现在中了3.6亿元,麻烦来了,这笔钱怎么分?如果真是4个人合买的,我不信他们能够心平气和不吵架、不拍桌子。”

  整整6天过去了,河南安阳3.599亿元福彩巨奖的得主仍杳无音讯。安阳市民们的兴奋度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再像起初那般高昂。人在冷静的情绪下才会有理性的思考,他们也不例外。记者采访获知,多数安阳市民认为“意外之财”固然可贺,但“福中带祸”,棘手难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