猖獗的赌球网络 没有赢家的战场

  公安部牵头开展足坛反赌风暴,一些现役球员、足球工作者、教练、裁判、退役球员以及相关人员都在调查范围之列。在看过昨天的报道后,一名曾经参与过赌球的球迷将电话打进本站热线,向记者诉说了自己在参与赌球后所经历的悲惨遭遇。

  从赌饭赌物到赌钱

  昨天,一名球迷拨通记者电话,称在看过本站关于“足坛反赌球风暴”一系列报道,感触颇深,并表示愿意现身说法,揭开赌球的一些内幕和潜规则。为了保护自己,这名读者告诉记者,他叫F先生,处于参与赌球人员的底层,但是他目睹了赌球人员、上线、庄家等人物所进行的活动,在有必要的情况下,他可以出面作证。据H先生透露,赌球使很多人深受影响,有一些问题已经影响到了社会的稳定。

  F先生告诉记者,他是一个地道的足球迷,无论是五大联赛还是国内的联赛,他都非常关注。辽宁队冲击十连冠前,他已经是球迷中的活跃人物,直到目前,他也和一些退役球员保持着很深的个人关系。也正因为这些原因,才使他从爱球到懂球,最后步入了赌球的道路。

  2003年后,F先生就接触到了赌球的圈子。在当时,参与赌球的人还比较少,由最初的口头论输赢,到赌饭赌物最后发展到赌钱,但是当时这些赌博行为还只是停留在熟悉人之间的游戏层面。F先生说,那时更多的还是球迷间为了证明各自的判断力,私下斗气的行为。当逐渐听说或者看到,因为赌球也可以赚钱时,包括F先生在内的很多球迷,开始了从球迷到赌徒的人生轨迹转折。

  从热血球迷到红眼赌徒

  赌球会有多大规模,F先生形容说,单单就是水钱一项,每年就会有上千万元。所谓的水钱就是庄家的抽头钱,水钱的比例为10-20%,多数情况下为15%。F先生告诉记者,据他了解到的情况,赌球网络共分成三级,分别是庄家、上线和参与赌球的人员,三级人员之间分别独立,相互之间没有往来,很多情况下是依靠电话下注和网络投注。

  F先生说,赌球时间一般都在周末,庄家依据自身的能力,从总部拿来相应大小的盘子(额度),参与赌博的人员在开赛前下注,还可以在比赛的中途改变投注大小和下注方。参与赌博人员的上线人员,则起到沟通庄家与参与赌博人员桥梁的作用。参与赌博的人员并不需要直接拿钱下注,赌博钱款都需要在周一上午十一点半前结算清楚,否则不仅失去再次下注的机会,而且还将被上线追讨钱款,如果出现欠钱的现象,欠钱者很可能出现各种麻烦。F先生说,他就曾经亲眼看到,一名欠钱者被追打并被乱刀砍伤,最后还不得不借钱偿还赌债。

  F先生回忆说,他赌球的三年时间里,沈阳的很多区县都有地下赌球现象。当时控制着某区的E先生和G先生,就是一方响当当的庄家,他们的手下有成批的上线,这些上线再联络大量的参赌人员。F先生告诉记者,赌博让他赔进去很多钱,曾经他也想收手不再参赌,但是一方面总想捞回赔进去的钱,另一方面上线还会时常给他一些所谓的内部消息,让包括F先生在内的很多人欲罢不能。

  从有车有房到家徒四壁

  看球的不多,赌球的却很多。F先生说,在当时很多的国内比赛都有一种怪现象,不管比赛球队水平如何,都有大批的人员守候在电视机前等待最终的比赛结果,而赛场上的观众却寥寥无几,电视前的人似乎并不关心足球水平,只关心他们赌博的钱的赔赚。除此以外,那时的典当行也似乎特别兴隆,大大小小的典当行随处可见,尤其是周末前后光顾典当行的客人尤其地多起来。

  F先生告诉记者,他粗略计算过自己的战绩,从2004年进入真正的赌球网络开始,到2006年无钱被迫退出赌博为止,自己前后共赔进去一百余万元的财产。自己居住的房子、驾驶的车辆和当时开办的一个饭店,都不得不出售转让,最后就连孩子上学的学费钱都拿不出来,向亲朋所借的外债至今还无法完全偿还。

  最让F先生记忆犹新的是,2005年夏天的一个周末晚上,在5个小时时间内,他赔进去十余万元,F先生说,就是今天想起来依然让他觉得难以平静。那天晚上他甚至想到结束生命,他已经无法偿还这笔巨款,他只有继续赌下去才会翻本,于是他拆借高利贷准备第二天的赌球。这样的赌徒生涯一直持续到2006年,直到F先生已经输到无钱下注,才不得不退出这个赌球网络。

  “十赌九输,至理名言啊,我就是赌球下场的最好例证。”F先生感慨地说,“在赌球圈内的上千上万人中,既不懂球也不懂那些赌博潜规则的人比比皆是,这些人大约占到了整个赌球人群的50%。”在F先生的记忆中,参与赌球人员没有赢家,只有抽水钱的和庄家可以稳赚不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