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眼”李承鹏呼吁开放博彩业-打扫之后,需要合法私有化

         忽然发现,足坛打黑扫赌现在已变得很好玩了,因为必然存在的情景是,有人一方面祈祷尤可为好兄弟这次一定要顶住,只要顶住,你的父母我们来养你的孩子我们带你的老婆我们包……%#%%,另一方面又去假装义愤填膺,表演系毕业的。前两天,就连记者圈人人尽知的庄家也敢在CCTV上历数假赌之十恶不赦(这确实像央视闹出来的笑话),就连因欠赌债大年夜家玻璃窗被庄家砸两个大窟窿,把怀孩子的老婆冷得哆嗦不止的,也在装逼了。

  装逼比卖逼可耻,是真的。

  中国的事情容易从正剧变成闹剧,是因为太多的人要挤在正义的立场,不如此不足以保证自己安全。其实世界上没那么多正义,正义太多,才是最大的不正义。就像坐船,人人都挤到代表正义的一边,船就会翻。

  包括中国足协发表声明热烈欢迎打黑扫赌时,我也笑了,这就像警察拿着拘捕令敲你家门,你高风亮节地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大爷您就是被调查的对象,有个毛的资格热烈欢迎,装无辜能到高潮么。放心,兴许尤可为会在里面装烈士的,打死也不招;也放心,只要您不装逼没人闲得来去举报你。

  不要道德化,可能只有我这个从不赌球的人才敢这样说:我坚决支持打黑扫赌,但不喜欢把打黑扫赌道德化。这是因为,虽然预设比分控制比赛是很不道德的,到最后不仅是足球的灾难,也是信仰和教育的灾难,但现在这件事出现另一种倾向,更不道德——大家一涌而上先行痛扁一顿赌球,还有说停止中超联赛的。如果赌球本身都是不道德的,那查尔顿爵士电视直播中展示自己压中的英格兰2比0苏格兰是不是太不道德,英国皇家公安就该跨郡追捕;还有就是,因为赌球就把联赛停了,等于在扫黄行动中宣布妇女本身是罪孽深重的,因为没有妇女就没有妓女,没有妓女,就没有嫖娼行为。

  这种思路是很龟毛,很土鳖,其实是因助长下一轮的地下赌球。

  中国就是太多的民间政治家了,这几天忙着猜测中南海的表情,热衷于伪造国家元首龙颜大怒下令抓捕足坛黑份子的故事情节,然后生扑到中南海一边去沾点仙气。其实不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很难想像某个国家领导人有天很不开心地说,咳,这个尤可为实在不像话,都逼得球员甲跳楼了,把他抓了吧……这么一个无厘头的传说。太多的GDP需要元首们关心了,他们再日理万机,也理不到尤可为这个机上面。

  球市操盘手和股市操盘手是一样的。我们都知道股市做的就是投机,所以跳楼的不少,但政府不会因为有跳楼的就封掉股市,因为全世界的股市都有跳楼,这才是股市的正常现象。但一个国家会因为存在一个由操盘手形成的庞大组织而抓人,因为它几十亿进几百亿出,甚至可以抗衡代表国家权力的证监会,这样元首自然就很不爽,因为它打破了正常的价值标准和利益分配制度,所以当年张海被抓了,周正毅也被抓了。

  尤可为当球员是二流,当教练是三流,杨旭当官员是三流,当职业经理是四流,中南海惜得抓他们么?还有就是属于皇帝新衣类的,全中国每家俱乐部都打过假球,如果要抓是抓不过来的,中国监狱恐怕是不够用了,除非你认为这可以刺激房地产新一轮增长。所以真相是——国家不是因为尤可为而抓尤可为,是因为这样一个组织控制比赛的能力超越了中国足协(这个也太面了),就像操盘手能量超过了证监会。

  所以不要二逼呵呵了,不要涌上去代表正义,开动脑筋稍微想一想就知道,中国政府这次不是为了足球秩序,而是为了经济秩序,打击地下赌球其实是为了试探地上赌球。因为赌球也就是书面语上说的足球博彩不仅是无罪的,而且是一项大有好处的生意,如果要做好地面上的生意,就得先把地下的干掉,换哪国政府也得这么做。

  我有幸得到身处广东的刘晓新指点,每回广东要发行新的“公彩”,就会严厉打击“私彩”,只要打击“私彩”,一定有“公彩”发行,要不然就没人去买公彩。就这么简单。

  “公彩”是很好的,至少理论上是这样,它可以返还给更多的人,可以拿去建学校,修医院,培养青少年。虽然天朝的彩票业基本类似大内密探的干活见不得光,有时候不像彩票倒像撕票,但总好过于尤可为几个人把数十亿的钱卷进腰包,中国由于没有博彩合法化,每年有一千五百亿人民币流向国外,这两倍于中央政府给汶川的赈灾款。
    无趣,是因为中国的政府部门脑子里是中了道德木马的,很多官员单方面认为如果老百姓玩了有趣的彩票,国家就会变味,所以他们把彩票弄成工会拔河赛门票,弄成了电饭煲促销券。其实老百姓玩爽了,国家不会变味只会活得更有味,这才叫和谐。

  只是中国彩票实在很山寨,人家NBA多年以来总结竞赛规律来了个11.5分的博彩差距,这是很有技术含量的分差,到中国却成了猜奇数和偶数,也就是说湖人打石家庄队100:1也是奇数,你也中了。还有就是过去长期以来的所谓足彩,那简直不是博彩,而是福利,和工厂在三八节发放肥皂和毛巾是一个干活。

  听说现在好一些了,新推出的足球单场彩很科学,CBA篮彩做得也细腻,但还不敢放开、搞大,因为如果不能控制地下庄家,以他们高效的组织能力和人脉关系,一定会做出8场、13场预设的比赛,花两块钱就可以制造三个亿——这就是这次打黑扫赌的缘起,如果你还听不懂,我可以说得更武断一些,政府看来要开明一下下,进一步开放足彩了,包括马彩。

  当然上面的一切都是我猜的,因为我觉得足球博彩这种很人性也很能提高看球兴趣的东西并不是洪水猛兽,只有土鳖才认为它是不道德的,只有不道德的人才会封杀地上赌球从而导致地下赌球泛滥,只有虚伪的人才认为它是资本主义的产物,这些人,此时正喝着资本主义的可乐,用着资本主义的电脑,用着资本主义民主才有的匿名登录方式,并不用担心被警察跨省追捕,匿名留言骂我对呼吁足球博彩合法化的、足球资本主义的建议。

  我知道这样一个说法会让很多道德传人受不了,地下赌球最大的祸根不是联赛本身,而是没有公平合法的地上赌球。中国是世界上少有的几个博彩不合法的国家(比如朝鲜),我们的官员总是想着阉割掉人类最原始的赌性,恨不得要求每个人手持金达莱进场看球,连发型都做成和平鸽模样。这,并非一个很想进步也正在进步的国家应该的样子。
  最后的题外话,其实是很多人关心的,你们不好意思说,我帮你们说,这就是——这次到底要抓多少人,抓哪些人?呵,按上面的分析,政府这次抓的是有能力干扰未来合法足彩的地下庄家,对于足彩爱好者,足彩消费者,国家是欢迎的,你们是未来的希望。

  足协连政策都没吃透,就别假装热烈欢迎了,你们是地下庄家的,庄家。不属足彩消费者序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