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应该更开放一些 赌球严格打击

         英国足球历史上,有托尼·凯(Tony Kay)这样一个特殊的名字。他进入历史,不是因为他在1962年创下了当时6万英镑的英格兰转会纪录,而是因为他和假球的关联。
  托尼·凯,是英国法庭第一个被认定打假球的职业球员。1964年,《星期日人物报》爆出一条惊天新闻:前谢周三俱乐部球员托尼·凯和队友大卫·莱恩、彼得·斯万一道,投注自己参加的本俱乐部比赛输球。三人被认定有罪。凯被判罚款150英镑、入狱4个月。他出狱后,英格兰足总对他宣布终身禁赛。
  具有讽刺意义的事,调查和揭露凯假球事件者,也是一个前职业球员,吉米·高尔德,他还和凯一样,都有过效力埃弗顿的履历。
  凯肯定不是现代足球历史上第一个打假球的球员,但他是第一个被英国司法机构认定的假球罪犯。事实上,从现代足球起源开始,假赌黑的现象就从未间断过。第一个职业联赛英格兰联赛1888年创立,马上就有了俱乐部普遍违反顶薪私下用褐色牛皮纸信封支付额外报酬的现象,brown envelope从此成为足球贿赂代名词。1915年濒临降级的曼联复活节侥幸2比0战胜利物浦,从而得以保级,被公认是假球,连法官都看不下去,最后“证据不足”。拉丁美洲足球在二战之前的发展初期,更有着大量操控比赛、贿赂对手的事例。
  然而凯被定罪,在英国产生的轰动性社会效应,不仅仅是他被终身禁赛,更在于触动了英国社会整体对博彩业的改革。1960年,英国就对各种民间博彩机构实行合法化认证,凯事件后,更将相关法律进行严格整理。凯的假球新闻之后,对于体育尤其是赛马、赛狗和足球的博彩业管理更加严密,但改善的轨迹都是尽可能地公开合法化,并且鼓励社会公众的监管参与。1968年,英国博彩法案允许开设公共赌场(Casino),但进入赌场者必须具备会员身份,花花公子(Playboy)公司马上跨海来袭,美国人开设了在英国的第一个公开赌场。
  此后四十年,假赌黑的现象仍然没有从足球起源地绝迹,八十年代末利物浦门神格罗贝拉事件,虽然不了了之,但是带来的冲击力巨大。至于名帅克拉夫收受转会回扣,更是公开的秘密。司法介入的程度,对于这一系列的假赌黑丑闻,在英国很难说得上足够深,只是赌球一项上,因为整个体育博彩业的合法化、公开化和服务品质优异,却的确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控制。
  类似的职业足球管理过程,在意大利、德国、法国、西班牙等足球发达国家,以十分相似的轨迹发展着。因为足球巨大的社会影响力,管理体系稍微跟不上市场发展速度,就会因为出现利益分配的漏洞,而给了非法的利益投机者空间。但是体育博彩业的公开化和合法化,是从根本上限制非法赌博势力对职业体育运动侵蚀的一条原则。
  打赌风暴开始以来,越来越多耸人听闻的新闻出现,例如“XX队退役球员表示,当年不打假球哪来的收入……”。这些或真或假的新闻看似恐怖,但是放诸十年二十年的的时间框架里,都算不上对足球的致命打击,只要中国社会也具备明智开放的态度。有利益在的地方,总避免不了阴谋交易的存在可能,然而公开透明、并且能够随着环境变化不断进化的管理体系,是杜绝假赌黑现象广泛滋生的根本。
  通过对于足球博彩,不论是彩票抑或赌博获得的高额收入,欧洲足球国家都有一整套公开帐务查询和高额税收、高额返还足球的法律体制,确保大部分收入能够用来反哺刺激了这个博彩市场生长的体育运动。因此在英美西欧很多国家,投注博彩,都有着严格的监督体系,2005年中国商人叶泽云操控芬超联赛的事件,第一时间向芬兰足协反馈信息的,是两家欧洲博彩公司。既然体育博彩有其生存空间,符合社会人群生活习惯,那么给予这个行业合法地位,促进其服务质量,既能够让足球母体得到更大经济收入,又能直接打击地下非法赌博的蔓延。这样的变革,是职业足球发展必须的外部环境。再严厉的打赌行为,也只能延续一段时间,扬汤止沸。从法律高度上规范整个行业,才可能起到釜底抽薪的效果。
  现年72岁的凯定居利物浦。被终身禁赛后,他曾经游荡西班牙,终身不能参与任何职业足球事务。凯曾经是被拉姆塞爵士看好的英格兰1966年世界杯左后卫主力,不过牺牲掉一个凯,换来一套合理的足球博彩管理机制,岂不是足球之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