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赌球泛滥 专家建议参照色情网站处罚

在辽宁省公安厅向媒体公布了足球抓赌案的相关案情之后,上一周由湖南省公安厅督办的“湘潭网络赌球案”完成侦查阶段任务,案件也开始移送至检察机关——湘潭公安部门动用100多警力,花费半年时间,终于侦破涉案金额高达6亿元的全国性网络赌球团伙。 据专案组民警介绍,网络赌球团伙类似于传销团伙,按股东、总代理、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会员的“金字塔”模式,逐级向下发展,各级别负责人按规定提取佣金。 最大的庄家都在境外,下级不知道上级的具体情况,很多时候都是通过网络联系。这些特点决定了破案的难度之大——只要国外服务器一关,下注交易的证据就会消失。

“国内赌球现在基本上就是三种形式,一个是在网上自己下注,一个是打电话给小庄家,再一个就是熟人之间的圈子。”从2007年开始,一直在某网站上针对足球比赛进行投注的张奇(化名)说:“后两种方式太麻烦,大部分人都愿意选择第一种办法,自己上网投注,反正钱在自己账号里,不会出事,基本上就是赌中超和中甲的比赛,毕竟这方面消息比较多,自己能有个判断。这里面假球最害人,很多场次都不能按照两队实力推算结果。”张奇说。据记者了解,张奇所说的网站,是一家在菲律宾法律保护下合法的互联网博彩机构,去年与另一家由英国公司控股的菲律宾子公司博彩机构合作,“强强联手”,奠定了自身在体育博彩方面的优势地位。

但记者在张奇的指点下登录该网站后发现,该网站公开信息表示,“用户在进行游戏前应核实其所在地区进行线上游戏是否符合当地法律”,而该网站一系列复杂的条款规定,他们“将不承担任何用户因违反当地相关法律而引起的任何责任”。这也是该网站的境内网址经常会被相关部门屏蔽的主要原因——只不过这种限制手段过于简单,使用代理服务器或者直接登录境外网站,仍然可以在该网站随意投注。

“我国刑法第303条明确规定了赌博罪,在互联网上吸引成员投注,本身可以视作开设赌场。另外,如果博彩公司从中渔利,那么量刑还要加重,当然这只适用于国内。这也是境外的博彩公司一直都在声明不在内地设立代理机构的原因。”中国政法大学体育法专家张笑世介绍说,“但如果博彩公司是在境外注册的,而网络服务器也放在境外,会员所有的参与途径都是经过互联网,我们对这种情况就无能为力了。只能针对赌徒个人,但这个工作量实在是太庞大了,互联网的特点就是全球性。”

但法律专家认为,7月开始实施的《彩票管理条例》中,“没有涉及互联网博彩的相关条例”,而根据目前社会的发展状况以及电脑技术的广泛应用,“彩票和网络博彩根本区分不开”。

从1999年开始,参与“赌球”的人数年年剧增,这也是中国足球整体实力逐渐下滑的原因之一,“用法律条文来规避、惩治参与赌球者”,已经是体育界迫在眉睫的任务。

“网络赌球的特点是隐蔽性强、成本低、接受范围广、涉案金额大,对于联赛具有极大危害性。”张笑世说,“对于这种犯罪,只能依靠法律手段。”

按照我国刑法第6条第3款规定,“犯罪的行为或者结果有一项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就认为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犯罪”,法律专家认为这完全可以适用于在互联网上投注参与赌球人员,“毕竟赌博行为是在国内发生的,除非你在国外的电脑上投注”。

2002年,财政部、公安部、工商总局、民政部、体育总局曾联合下发《关于坚决打击赌博活动、大力整顿彩票市场秩序的通知》,但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应用,赌球成为7年后中国足球身上最大毒瘤。在赌球利益驱使下,假球、黑哨层出不穷,即便公安部门开展大规模的“抓赌打假”专项行动,仍有人对“大鱼漏网”不抱任何怀疑态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