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今年网络赌博案同比上升212%

12月10日,嘉兴市两级法院集中宣判6起涉赌犯罪案件,共有31人因故意伤害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等获刑。

这些人当中,除两人被免予刑事处罚外,其他人刑期分别在拘役6个月(缓刑1年)至死刑(缓期两年)不等。这是嘉兴涉案人数最多的连环涉赌案件。

有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11月,嘉兴全市以赌博罪、开设赌场罪定罪处罚的共166起,有736人获刑——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上升48.2%和94.2%。

其中,以开设赌场罪追究的27起185人,分别是去年的6.75倍和30.8倍;判处监禁刑的457人,同比上升143%。

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说,他们此次集中宣判涉赌犯罪案件,旨在全力挤压赌博犯罪空间,遏制这颗社会毒瘤的滋长。

如今的涉赌案件有什么新的特点?

今年前三季度,经检察机关审查批准,全省公安机关逮捕的赌博犯罪案件900件2356人,比去年同期分别上升20.7%和16.6%。从办案情况看,呈现以下几个新动向。

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赌博案大幅增多

今年1月至9月,全省检察机关以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批捕犯罪嫌疑人26件63人,同比上升575%和890%。

该类案件表现为,一些不法分子为获取境外赌场提供的洗码费等非法利益,组织他人从云南勐腊等地偷越国(边)境至缅甸、老挝、越南等国边境赌场参加赌博,杭州、温州、金华、宁波、绍兴等5市17个县(市、区)均有发生,数百人被组织偷越国(边)境参赌。

跨境网络赌博不断扩散

境内不法分子与境外赌博机构勾结,取得代理权,通过互联网账户链接境外服务器,组织他人通过网络投注参赌,从中抽取洗码费。

前三个季度,全省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的网络赌博案15件35人,同比上升212%和157%,涉案金额越来越大。如萧山的李陵等5人开设网络赌场案涉案金额达5亿元,余姚的潘幼寿等19人、永康的陆梅等6人开设网络赌场案涉案金额均超亿元。

企业主圈内聚赌日益普遍

一些公司老板以豪华酒店、高档会所为聚点,定期组织圈子成员,以双扌可、“牛牛”等形式豪赌,一场赌博动辄输赢上千万。如温州某集团总裁林某某在一场聚赌中输掉2000万元,后又因借高利贷还赌债而欠下高利贷本息7000万元。

赌博团伙出现公司化倾向

赌博的组织形式由过去的松散型转向团伙型,团伙成员各司其职,组织、运作较为严密。一些犯罪分子联合成立专门的赌博“公司”,内部按照公司模式运作、管理,由“总经理”负责赌场经营,承担重要角色的团伙成员担任“股东”,参与赌场管理并按股分红。

赌博引发的伴生犯罪突出

1-9月,全省批捕因赌博引发的非法拘禁、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犯罪案件共1032件1678人。

赌博还为黑恶势力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一些黑恶势力通过开设赌场获取高额利润,做大势力,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如温州龙湾区以王炳福为首的恶势力团伙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案,该团伙每次因赌博与他人发生纠纷后,均纠集成员殴打对方,并到对方住处实施打砸,三年中制造类似案件十余起,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

赌博窝点隐蔽性和流动性增强

为逃避侦查,赌博犯罪团伙往往将赌场设置在较为隐蔽的地方,赌博窝点从城市中心向偏僻农村转移,甚至深山老林、海屿孤岛,如温州城乡交界地的三垟湿地一带,水网密布、地形复杂,在该处出现了大规模的水上聚赌和有组织开设赌场现象。有的犯罪团伙不断变换赌博窝点,还有赌徒相互约定到行驶中的游船、汽车上聚赌。

女性赌博案件上升

今年以来,女性赌博案件上升速度很快。

玉环检察院侦查监督科科长蒋益玲分析,如今,男性不再是家中的财政支柱,一些女性自行创业,有了可支配的钱财,开始寻求刺激,起初只是玩玩,后来深陷赌博泥潭。

临海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周钦文说,临海市参赌的女性,90%以上是30岁至50岁之间的妇女,95%以上是小学或者初中文化程度。丈夫常年在外工作,她们在家照顾孩子,闲暇时间比较多,平时除了做家务就是搓麻将。时间一长,这部分人很容易受人引诱,陷入赌博的陷阱。

严格禁赌却到处在赌

  省社科院教授杨建华

在浙江,赌博的人多,除了有钱,还跟人天性中好赌的成分有关。

在西方国家,博彩业是在严格规范的制度下进行的,有专门的场所。政府要做的,就是做好有序控制。

国内是禁赌的,但缺乏成熟的规范和引导措施。后果是,严格禁赌,却到处在赌。

有时候,赌博和娱乐很难界定,在不违法的灰色地带,我们的监管很空白。

我们不一定要建赌场,但对于人的赌博天性,应加强引导和规范,让这种欲望不至于失控,开展娱乐活动,丰富精神文化生活。比如购买彩票等,但还不够。

对公务员赌博和官员出境赌博要严惩,部分基层官员没事做就赌,还有的是利用赌博建立关系、受贿,影响极坏。

为什么今年跨境赌博、抱团赌博多了起来?

浙商的赌性

  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

许多浙江籍企业家现身各大赌博场所,不乏豪赌者,这跟企业家的赌性有关。

浙江地下金融发达,老板一直爱好赌博,比如七八年前的“投机倒把”就是赌;温州炒房团、炒煤团可说是投资,其实也有赌博成分。

这两年来,经济不景气,企业对实体投资的信心和热情下降,很多人越来越倾向于投机,比如炒股等,让现金可以更快流通。

从职业角度来讲,企业家是最有冒险精神的一个群体,他们精于计算。赌博一方面很刺激,同时也需要算计,比如赌牌时要计算点数,考虑如何才能赢;从性格层面来看,企业家的性格是“分裂”的,感性和理性的成分都有,市场行情好时,可能更理性一点,不好时容易走向感性——情绪不好,变得颓废,就可能去赌博。

编者按:吴晓波在接受访问时曾说过,企业家有“赌性”是对的,该有那种天性,但也要有敬畏心。一要掌握商业规律;二要节制,控制自己的欲望。“我相信‘一夜暴富’,但我也相信冥冥中必有报应。”他说。

浙江警察学院副教授展万程告诉记者,境外赌博有当地政府保护,形成了从组织参赌人员偷渡到赌场接待、秩序管理、银行汇款等一条龙服务,内部分工明确,有财务部、内保部、外联部之分。

浙江个私经济发达,为参赌人员提供了充足的资金条件。去年以来,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使浙江的出口经济受到限制,部分个私企业经营者为寻求资金投入渠道,在赌博心理的作用下,将部分资金投入赌场,以期获取丰厚回报。

“抱团”赌博,其实是一种表面现象,实质还在于境外赌博的组织化程度较高。“传销式”赌博,是因为到境外赌博的受害者、被骗者,为了还清赌债或获取高额介绍费,在不法分子的“开导”下,由被害人转变为犯罪嫌疑人,引诱、欺骗老乡或是朋友,将他们拉入深渊。

要警惕“富二代”赌博

  浙商研究院副院长杨轶清

浙商整体是低调、务实、勤奋、节俭的,当然也有因赌博倾家荡产的,只是被外界夸大了——因为浙商人数多,受关注程度高,让人感觉赌的人多。

有些浙商当初创业是为了吃饱肚子,做大后却找不到方向,丧失更高追求,很容易出现灰色消费,炫耀性消费,道德素质和法制观念没跟上,所以会去赌博。在行情不好时,更想投机。

也有富二代赌博导致企业破产的。去年以来,有几个比较知名的、资产几个亿的企业破产,都有这方面关系——儿子赌博拖垮了父辈的产业。

他们赌博,有为了消遣的,有寻刺激的,也有为赚钱,希望通过赌博翻盘的,以及去行贿的。

境外赌博的兴起,是否与目前的社会环境、经济形势等相关?

展万程表示,确实有关系。

从社会环境方面看,市场经济一方面加剧了人们的竞争意识,另一方面助长了人们的浮躁心态和投机心理。境外赌场正是利用这一点,其赌博不仅规模大,而且刺激性也大,迎合了中国赌客一夜暴富的投机心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