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药山西假球牵出案中案 30万贿金被私吞

反赌打假一步步深入,越来越多的俱乐部和假球扯上关系。而公安部最先曝光的那场假球——2006年广药对山西之战,如今再起波澜:山西方面(王珀和王鑫)声称当时收到广药给的20万元,但公安方面调查发现,广药为此战支出的财务数据为50万元。还有30万元去哪了?这个“案中案”的追查,可能将对一些个体产生更大的杀伤力。

11月25日,公安部首次通过央视和新华社公布反赌成果,2006年8月广药5比1大胜山西的比赛,被认定为一场假球。王珀、王鑫、杨旭等人对着镜头承认,山西路虎俱乐部拿到了广药给的20万元。当时外界就在疑问,因为20万元就能买一场球,似乎与“行规”不符。根据其他场次的问题,在涉及到冲超的中甲比赛中,一般情况下的买球资金为50万元(公安部第二批公布的假球2008年成都和海利丰之战,贿金就为50万元)。

在警方的继续调查下,人们的疑虑终于得到证实:广药俱乐部当年为这场比赛支出了50万元,用于贿赂山西路虎。不翼而飞的30万元去了哪里?这也成为警方查证的重点之一。

警方在调查这一案件时,广药俱乐部前董事长谢彬、现任总经理宁智雄都前往沈阳协助调查,两个人在沈阳的时间都不短。谢彬到沈阳的主要事由,就是广药当年是不是花费了50万元,除了交给山西路虎俱乐部的20万元外,另外30万元是如何处理的,特别是这30万元究竟到了哪些人手中。而宁智雄在2006年时还没有到广药工作,那场假球不会和他有关,他去沈阳主要是为了说清楚俱乐部是如何处理当年账目的。

日前,宁智雄已经结束协查返回广州。因为没有参与当年的那场假球,宁智雄本人没有什么问题。在沈阳协助调查多日的谢彬,不久之后也可能返回广州。这意味着当年的贿金问题已经查清,不翼而飞的30万元也查到了去处。这样,这场假球案件除了行贿和受贿外,可能还存在贪污的问题。

如果真的存在贪污,谁的嫌疑最大?广药和山西的那场假球,尤可为是中间人。有知情人士认为,山西路虎俱乐部拿到的20万元,不太可能分给尤可为;那么广药不翼而飞的那30万元,作为中间人的尤可为以及广药俱乐部相关人士,“私吞”的可能性较大。如果尤可为拿了,就是“好处费”;广药俱乐部的人分了,就可能是贪污。如果真是这样,有些人的罪名就会增加,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将更为惨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