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试办博彩业 澳门有压力

中國去年七月實施《彩票管理條例》,運作了廿年的彩票有了合法身份。首個大動作就是讓海南島有限度試辦博彩業。海南島“開賭”定位為內地旅遊業改革創新的試驗區,意味着博彩業還有豐富和發展的空間。此外,“海南島模式”不會與澳門看齊,有向其他需要靠旅遊業帶動經濟的地區,尤其是缺乏資源的邊緣地區擴散的可能。

彩票法實施後,內地又向博彩合法化靠近了一步,長遠對澳門博彩業有威脅。雖然海南島目前可經營的只是新形式的彩票,但只要海南島試驗成功,更關鍵的是內地政府可以摸索出一套有效的管理機制,博彩業內容逐步豐富大有可能。

中國距離博彩合法化還很遠,但有澳門作為參照對象,又有了海南模式,這對於中國政府建立博彩業管理機制很有幫助。中國逐步向博彩合法化靠近,澳門的唯一合法博彩城市不會長久存在,鄰近地區又紛紛開賭,長遠而言,澳門有“內憂”與“外患”。不过雖然“開賭”在中國主流社會還是非常禁忌的話題,但是推動內地政府將更多博彩活動合法化和公開化的客觀現實和外在壓力越來越大。

 首先,好賭的民族性被證明是幾十年來的思想改造所無法扭轉的。隨着經濟發展、居民富裕,以及社會開放,加上欠缺適當的疏導,無論如何嚴打,地下賭風仍然熾熱,可見的公開渠道只能小量“排洪”。中國去年福利彩票共銷售達七百五十五億元,剛剛公佈的去年澳門賭收亦將近一千二百億,創歷史新高。但這都只是冰山一角,未計內地的地下賭資,以及在國外賭場投放的賭資。內地普遍流傳的估計是,每年單單外流的賭資高達六千億元,是中國全年彩票銷售加上澳門全年賭收的三倍。

其次,吸引賭資外流的力量仍在持續加大。日本、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等近鄰國家正形成一個賭博爆炸圈,目標是中國賭客。其中新加坡已決定仿效澳門向博彩中介人發牌,有意推行高碼佣,拉動中國豪客的目標很明確。在北部,俄羅斯正發展成為第二大博彩國家。西北接壤的中亞國家同樣在積極行動。戰線太長,單靠圍堵,中國要耗費很多精力,而且仍很難攔截大部分賭資外流,內部疏導,似乎才是長久之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