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试水博彩 专业人士理性探讨其利弊

1月13日,海南省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56名政协委员联名提出《关于适度开放海南博彩业的建议》。提案的发起人姜兴君委员认为,海南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悠久的彩票历史,彩票在市民生活中占重要分量,具备适度开放博彩业的基本条件。

围绕是否放开博彩业,以及放开到何种程度的争议事实上一直未曾停息。海南岛甚至一度被戏称为”害男岛”、”赌博岛”。到了海南建省办特区十周年时,还有人慎重倡议海南应创建封闭式娱乐消费区,建议公安机关为色情和博彩活动提供”宽松的环境”——”与其让色情业、博彩业半明半暗地存在,不如干脆让其合法化和公开化。政府依法收取管理费亦不失为增加财政收入的一条捷径。

直到今天,持此类观点的人仍不在少数。他们通常会举出美国拉斯维加斯和泰国作为成功发展旅游业的例证。更多人倾向于认为,黄、赌的合法化和安全化将更有利于吸引外来投资,使本地经济得到快速发展。笔者并不否认拉斯维加斯的奇迹,但应该看到,在世界范围内,除了个别几个城市,博彩业很少能担当得起吸引外资甚至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重任。更重要的是,世界上著名的赌城都以外来游客为主要消费目标,如果我们在开放博彩业的讨论上多以本地居民为消费对象,这样的开放还是不搞为妙。

比如,依照赌城摩纳哥的法律,摩纳哥人是不准进入赌场的,我国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支柱产业”同样不是依靠”自产自销”。博彩无非是赌博的”小名”。中国的博彩业实际是建立在”私彩”不断,官方不得不正视”既定事实”,寄希望规范、官办博彩行业,将博彩收入用于公益事业上的。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在全球金融危机寒风掠过的当下,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想法是正确的,但这不意味着要病急乱投医。博彩本身不创造任何社会财富,其只是掠夺别人的劳动果实而已。

不少地方都想进一步开放博彩业,诸如开设跑马场、斗鸡场、手机彩票等业务,如果一窝蜂上马,谁能分到那本来就有限的一杯羹?博彩的一夜暴富,对社会又会产生何种”励志”意义?”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世界上最赚钱的还不是博彩,种植贩卖毒品的利润比博彩大多了,又有谁能干?博彩博大发了,何尝不是另一种精神鸦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