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竞彩:合法化能促球市更健康?

210年1月6日,亚洲杯预选赛中国与叙利皿之战被纳入“中国竞彩”的单场投注范畴,与国内足坛有关的队伍首次成为合法单场博彩的对象。中国队最终0-0踢平对手,让支持者输得很无奈。足坛扫赌打黑正热闹之时,国家体彩中心如此大胆的举措让各界浮想联翩……

  “国家坐庄的单场博彩开盘中国队比赛!……中国队大热而死!”中叙一战过后,除了对国足不佳成绩的谩骂,“赌”,这个当前国内足坛最时髦的词汇,也被与这场赛事联系在了一起。

  比赛日当天,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发行的“竞彩”将中国与叙利亚一战列入了竞猜行列。普通彩民即可投注。围绕本场比赛的玩法包括胜平负、比分、总进球和半全场胜平负。媒体的造势,加上主场的优势,让很多彩民都把“中国赢”作为基本的投注思路,但最终的果却让大多数人跌了眼镜。于是有人开始怀疑起这场比赛的真实程度,是“竞彩”真的有问题。还是我们的精神太过敏?赌球合法化,真的离我们那么远吗?

  竞彩与足彩

  2009年5月,“中国竞彩”开始在几个省份试点。考虑到政策方面比较敏感,一直没有大张旗鼓地做宣传。竞彩目前已经开通了足球和篮球两个投注项目,同老足彩相比,竞彩的单场玩法更加灵活刺激,同国际通行的博彩玩法基本接轨。换个说法,竞彩公司实际上就是“博彩公司”。只不过在中国,这是官办的“博彩公司”,不同于国外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私人公司。

  过去我们常把国外和地下博彩公司当成洪水猛兽,认为其吞噬了国人数以千万亿计的资金。预计今年南非世界杯之前,竞彩专卖店将覆盖全国,届时有可能出现“全民皆赌”的盛况。毫无疑问,赌球合法化时代即将到来。在将来,彩民除了能投注奖池玩法的老足彩之外,也能投注赔率玩法的竞彩。

  但博彩显然是特殊的商品,对彩民来说属于超高风险的投资途径。无论在哪个国家或地区,博球合法化都一直倍受争议,并且面临很多社会问题。

  为什么中国足彩运营这么多年,遭受的争议声音却并不是很多?这里需要简单比较―下足彩和竞彩的差异。足彩玩的是奖池,中奖者会均分奖池的奖金,封顶为500万,体现的是以小博大的概念。彩民在这些年也明白了足彩的公益性质,不中就当是奉献。而竞彩玩的是赔率,除过关玩法之外(过关有点类似足彩,足彩基本等于14场过关),大资金投入才可能有大回报,每次投注后能有多少回报是立即可以计算出来的。足彩即使只买2元也有中500万可能,但竞彩不是,2元买单关,中了能回来6元就算多的了。想中2万单关,恐怕得买上1万。而事实上。博彩的不确定性太高,花了1万什么也没中到的概率似乎更高。

  足彩在中国曾经火过一段时间,最鼎盛的时一期可以卖过3亿,风头一点不比现在的双色球差。但是足彩同赌球比起来刺激性不够。存在返彩周期长、玩法灵活性差、中奖难等问题,所以市场慢慢转冷。但让人始料未及的是,通过足彩这一载体,“盘口赔率”等博彩术语逐渐被彩民所接受,地下博彩市场在中国疯狂兴起。让相当一部分“彩民”开始变身为“赌民”。

  理论上看,足彩中奖的概率是三百万分之一,而单场上下盘赌球的概率是一半对一半,这容易使投注者感觉赌球更能赚钱。博彩公司有这样一个通俗的说法:不怕客户赢钱,就怕客户不赌。为了让投注者频繁下注,各公司均绞尽脑汁开发各种投注方式来刺激赌徒下注。同足彩相比,赌球的最大优势是想赌就赌,随时可以赌,欧洲足球、南美足球,甚至北欧的乙级足球联赛都可以下注,很多人就沉迷其中。事实上。赌球者也许曾经手气好过,但总体下来赚钱者寥寥无几,倒是很多人血本无归。号称“中国反赌第一斗士”的任杰,5年前因为赌球输掉用10年奋斗成就的事业,还欠下100多万元的债务,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中国官方运营竞彩,其目的肯定是打击地下赌球市场,更好地管理博彩资金流向,从中提供公益金为社会福利事业作贡献。但在运营竞彩的同时,也必须考虑到竞彩不同于足彩的风险,对个体彩民的负面杀伤力。

  竞彩公司的角色定位

  英国威廉希尔、澳门彩票公司、香港赛马会,这都是博彩知名公司。他们的的身份是公司,是纳税机构,他们的所有行为都是商业行为。而中国竞彩公司,虽然从名称上看是公司,实际上却是官方机构,是隶属于国家体彩中心管理的公司。以上差异决定了英国公司可以开盘英格兰国家队的比赛,可以开盘英超。但中国竞彩公司并不合适开盘中国国家队的比赛。

  从某种意义上分析,竞彩公司和中国足协是“利益共同体”。因为他们的高级主管部门均是国家体育总局,他们的经济利益是存在某种联系的。而足球博彩涉及到巨大的经济利益,资金流向属于绝对的商业秘密。还是以中国与叙利亚之战为例,涉及本场球所有玩法的竞彩资金投注额在150万元人民币左右,约占当天竞彩总投注额的1/3。结果中国队并没有如愿取胜,很多彩民在撕掉手中彩票的同时,也会嚷嚷一句:中国队难道又有人赌球了?如果有彩民认为,这场比赛是中国足协“联手”竞彩公司在赚钱。恐怕运营部门的“公信力”会遭遇沉重打击。

  同理。如果未来想开国内联赛的盘口,竞彩公司也会存在障碍。中超中甲本来给球迷的信任感就不是很强,且目前公安部已经定性多场为假球。这种比赛,澳彩开得,但是我们的竞彩开不得。中国的政券业,已经发现多起“老鼠仓”事件,内部人士依靠内幕消息来赚钱的事例层出不穷。赌球这种事,如果中国足协时不时给兄弟单位竞彩公司安排一些“内幕比赛”,那么吃亏的只能是彩民,而提前知道比赛结果的相关人士反而可以大摇大摆地发财。

  在中国彩票业目前的体制下,把竞彩公司完全运作成商业化公司并不现实。但正因为该公司的特殊身份,目前看来并不适合运营国内比赛。目前扫赌打黑的工作还在进行中,而且很多传言称中国国家队的比赛也存在问题。为了给彩民更多的信任感,这种比赛被暂时放弃,实际上是对其的一种保护。

  “售后服务”不可少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2008年足智彩的投注量已经超过340亿港币。中国竞彩目前每天试运营的的销量至少就有400万元人民币。从发展趋势分析,因为2010年还有南非世界杯这个最大热点,单场博彩卖过百亿一点问题没有。而展望未来,竟彩每年的份额很可能达到千亿之巨。也许要不了多久,提起中国彩票,大家首先谈论就是竞彩。而不是足彩、双色球和大乐透之类的话题。荼余饭后,翻翻赛程,看看赔率,信手来上几注,也许将成为彩民的习惯。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只要竞彩的玩法不逊色于地下赌球,彩民一定会回到官方的怀抱。毕竟公彩买起来方便,赌起来更安心。

  但是盘子大了,监管问题随之而来,单凭一个开奖公证处已经无法应付这么庞大的资金市场。一旦出现某些特发情况,谁来证明赌球的公平性?2009年,福彩双色球出了几起事件,彩民议论最多的就是开奖数据存在问题。尽管福彩中心以官方的名义多次作出说明表态,可其公信力江河日下。中国竞彩应该及时公开销量。甚至每场比赛的投注比例。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还必须对大额投注者进行登记备案,防止“洗钱”等干扰彩市的行为。

  此外,加强博彩业的售后服务也很关键。这里说的售后服务并不同于一般商品的售后维修及技术支持,而是一种“人性关怀”。从社会层面看,民众沉迷赌博会带来各种社会问题。沉迷赌博的人被称为“病态赌徒”,往往不顾自己及家庭的经济状况,把财产拿去赌博,甚至因此债台高筑,造成家庭问题。赌博亦经常会带来相连的高利贷、黑社会等等社会问题。而且赌博所带来贪婪、讲求运气的风气亦非健康社会应有。现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容许有限度的赌博。例如:由政府举行的乐透彩票,容许赛马时在马场内投注。请注意,这都是有限度的。而一旦竞彩在中国全面铺开之后,肯定有很多人进行无限度的投注,从而跻身“病态赌徒”行列。

  以中国竞彩为例,在运营开展的同时,必须考虑到一系列可能出现的问题。运营时,我们可以参考香港的部分规定:不得接受未成年人投注,不得容许未成年人进入投注处所和向未成年人派发彩金;不得接受赊账投注,或接受信用卡;不得在每天下午4时30分至晚上10时30分在电台或电视播放广告;持牌机构不得在其宣传推广中以未成年人为对象,夸大赢取金钱的机会,明示或暗示投注是一种收入来源或可以解决财务困难的方法;持牌机构须在投注处和网站的显眼地方展示沉迷赌博可引致严重问题的警告。当前,中国竞彩在CCTV5投放了多期广告,CCTV有大量的青少年体育爱好者。他们会不会成为竞彩爱好者就是一个问题。如果众多学生因为看了广告去投注竞彩,这显然不是家长和老师所乐于看到的事。

  一旦很多人投注竞彩成瘾,并且不顾及自身经济能力下注,我们的社会应该怎么办?有没有相关的机构对其进行辅导?这都是急需解决的问题。如果对赌球的负面作用不能有充分认识。开放竞彩市场就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