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赌球日趋疯狂 博彩合法化现新动向

公安部门对中国足坛整顿的同时,也在加大力度打击地下赌球网。在2009年4月,中国体彩中心的官方信息发布平台——中国竞彩网改版上线了。而旗下的两个新产品——“竞彩足球”和“竞彩篮球”,也随之浮出水面。嗅觉灵敏的人已能感到“赌球”合法化的新动向。

2009年4月,“中国竞彩”低调上线,试运行以来销量一直不错,2010年元旦假期,更是连创新高,单日卖过400万元。在足坛抓赌打黑的背景下,竞彩网与1100多家遍布全国的竞彩专卖店,承载着彩民对合法体育博彩的渴望。

与“中国竞彩”出现的同时,2009年5月,中国首个《彩票管理条例》出台,这个条例在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研究所参与下起草通过。在制定的过程中,王薛红说,有不少专家提出把打击私彩写入立法原则,但是最终并没有写入。

“现在私彩和赌球的泛滥,某种程度上说,跟合法彩票的不作为有关系。”作为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研究所的执行所长,王薛红一直赞同“合法赌球”,开放博彩。在中国,博彩体系的主管部门是财政部,而彩票体系的两大执行部门,是隶属于国家体育总局的中国体彩中心和民政部下辖的中国福彩中心。两大中心呈现竞争关系,“目前来看,福彩占有一定的优势。”王薛红介绍说,“就2009年来看,体彩中心一些产品被压制得不行,他们年底的会议正在总结经验教训。”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体育彩票销量首破500亿元大关,全年销售568亿元,而中国福利彩票为755亿元。

与合法彩票相比,地下赌球产品线丰富,组织效率相对较高,刺激指数更是彩票无法比拟的。所以在产业规模和受欢迎程度上,都远远超过合法博彩。2008年,中国体彩和福彩的总销售额超过1000亿元,而地下非法赌资无法算出精准数额。“地上一千亿,地下一万亿”是王薛红给出的对比数据。“我到南方去调查,所有人都觉得我估的数字偏少了。”这样的数据,也曾在《中国赌球狂潮》那本书中出现:“赌球狂潮已席卷全球,仅世界杯期间,全球的投注额就创出30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纪录,而且还不包括东南亚地区非法赌博集团所接受的地下投注。”

“这个世界,无利不起早,政府整治足球,也有自己的利益选择。”体坛周报记者冉雄飞说,这次有关部门加大力度打击赌球,可能是为了足球博彩的合法化。但是,在王薛红看来,“严打”并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如何让赌球合法化这条路走得更长,要从制度和根源上挖掘。

不过,对于足球博彩的合法化,王薛红与冉雄飞一样持肯定态度。“2003年11月,中国香港开放赌球,当时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打击非法赌球,我相信继中国香港之后,内地也会逐渐放开限制,那种固定赔率的赌球也会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消费产品。”她预测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