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呼吁为青少年净化网络环境 网游被称为首恶

法制网呼吁为青少年净化网络环境 网游被称为首恶

 

法制网:当你的崽崽在网吧一天天不回家,回家就是要钱;当你看到你的崽两眼无神,四肢无力,脸色苍白得像个活死人……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会有家长送孩子到网戒学校了。

这是搜狐网友的一段留言。其中道出了多少家长的愤懑和无奈。

4月16日,济南网戒学校一名学生死亡事件,再一次把青少年网络沉迷话题推到风口浪尖。

首恶网游 精神毒品

青少年沉迷网络问题,今年两会期间受到了两会代表委员的关注。

“网络游戏是精神毒品。”全国政协委员、唐山市人民医院院长胡万宁认为,青少年从游戏本身获益本不多,还很有可能把青春最好的时光在游戏中消磨,意志消沉。“如果任其发展下去的话,我们年轻的一代将真的不堪设想”,胡万宁指出,危害不止于青年个体,“有些网络游戏可能是某些国家带有反华目的的渗入。”

全国人大代表陈凤翔对此深有同感:“起初日本开发制造了很多游戏机,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认识到游戏机对青少年的消极影响。有一次我想去日本买一台原装的游戏机,却发现日本市场没有出售,但是日本却把游戏机推广到我们中国的市场。后来在网络还没有这么普及的时候,就出现了许多青少年沉迷于网吧,通宵达旦玩游戏的现象。”陈凤翔呼吁,“监管部门应该从战略层面,从培养接班人和国家新一代的角度出发来看待青少年沉迷于网游的问题” 。

教育部向全国政协调研组提供的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市场上90%以上的网络游戏都以暴力和打斗等刺激性内容为主,有些游戏的暴力场面展现了赤裸裸的厮杀、虐待、色情成分,还有些游戏以“益智”为名,实质具有明显的赌博性质。

与成年人不同的是,中小学生身心发育尚未成熟,好奇心强,贪玩心重,自我控制能力较差。尤其是,从青少年身心发育特点看,他们本身就喜欢竞技性游戏,更热衷于在团队和集体中受到关注。加之很多人缺少陪伴和玩伴,借助网络游戏则可打发时间,寻求刺激,发泄压力,获得愉悦感、成就感及认同度。其结果是,不少中小学生身陷其中,荒废学业。

更严重的是,中小学生沉迷网游且酿出悲剧的事件和祸端并不鲜见。2017年6月份,杭州一13岁学生因玩“王者荣耀”被父亲教训后从四楼跳下;2017年4月底,广州一17岁少年狂打手游40小时,诱发脑梗,险些丧命。还有学生为了玩游戏,背着家长大量充值,挥霍掉父母巨额血汗钱,或者误入歧途。

代表忧心 委员追问

一方面是家长忧心如焚,另一方面是网游企业赚得盆满钵满。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2017年,中国手机游戏市场规模已经超过2000亿元,游戏用户规模达到5.83亿人。与此同时,游戏玩家越来越低龄化,大量中小学生把网游作为自己最主要的“课余爱好”,如最火爆的“王者荣耀”,11岁到20岁的玩家比例高达54%。

两会刚一结束,3月29日至4月3日,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与台盟中央就组成联合调研组(以下简称全国政协调研组),就未成年人网络保护问题赴深圳和贵州调研。

3月29日,在深圳,腾讯公司总裁马化腾向全国政协调研组介绍,腾讯游戏在国内市场占有率60%,游戏产业占其收入总额的37%。网游是未成年人涉足网络世界接触最多的内容。

梳理媒体报道显示,今年两会期间,已先后有全国人大代表张咏梅、皇甫立同、黄花春、郭乃硕、张天任、龚曙光、符宇航,全国政协委员张颐武、巩汉林、张凯丽、于欣伟、胡万宁、王建国、王美华、王欢、雷军、李国兴、李彦宏、胡卫、欧彦伶等超过30位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围绕青少年沉迷网游相关话题提交建议、提案,或公开呼吁有关部门加强网络游戏监管。

其中,全国人大代表、四川久大制盐公司技术中心研究院副院长符宇航还联合10名全国人大代表以提交联名建议的方式,呼吁有关部门控制网络(手机)游戏过度传播,确保青少年身心健康。符宇航等人认为,有的游戏充斥着暴力、色情、贪婪、玄幻等元素,甚至部分游戏还会恶搞历史人物,容易产生曲解,严重影响青少年健康成长,已沦为不少未成年人增加家庭经济负担甚至诱发犯罪的“精神毒品”。

事实上,不良网络环境中,影响青少年健康成长的,不止于网游。还有色情暴力、网络欺凌、信息泄露等;对青少年的伤害,也不止于“沉迷”,还易诱发违法犯罪。

全国政协调研组成员骆沙鸣介绍,调研期间发现,未成年人网络犯罪和未成年人网络受侵权屡见不鲜,甚至网上吸毒、网上欺凌、网瘾自杀、未成年人网上虚拟结婚、未成年人信息被盗用等时有发生。

深圳龙岗区向全国调研组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7年,该地区青少年网络诈骗案中,通过个人信息诈骗占27%以上,诈骗涉及金额绝对数也呈上升趋势。

净化网络 关爱未来

青少年身心发育不成熟,接受新事物能力强,容易受到网络环境的负面影响。如何让青少年度过成长中“网络危害”这一关?

家庭、政府、社会都有责任。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五味杂陈。

“防沉迷,对孩子的早期干预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童小军指出说,“教育孩子在整个使用过程中,第一要学会规范的使用能力,第二要学会自我保护能力,第三学会处理网上纠纷” 。

“子不教,父之过,孩子不好,做家长的肯定是有责任的。我也在反思,是不是自己的教育过于宽松了,说不定当时再严苛一点,就好了呢。但是反过来说,你不身处其中,你不会理解这中间的难。” 年初,浙江温岭的家长陈奕敏写了篇文章《被网游毁掉的孩子》,发表在《新华每日电讯》上,经新华网转载后引发了大量关注和讨论。陈奕敏说,“我怎么可能不去管他?又怎么可能不想尽办法去管?但真的太无力了。”

也正是因为此,陈奕敏写了这篇直指网络游戏商的文章。

“我并不反对游戏,直到现在,我也觉得不应该完全禁止孩子玩游戏,因为目前这种大环境下,也没办法禁止。我只是认为游戏商应该在技术上进行管控。我建议他们能否在软件开发中,设置一些功能,比如未成年人玩游戏只能玩多久,时间一到就断掉。希望游戏商们也能给做父母的提供一些办法。”

“我建议根据不同内容进行分级,什么年龄段可以玩,应该制定标准。”全国政协委员于欣伟今年的提案是《关于加快推动网游分级制的建议》。她建议尽快研究出台强制性分级标准,明确统筹牵头政府部门,严格监管和审核对分级制度的合规执行情况。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四新,核心是要明确平台责任,让平台有一个外部的约束监督机制,平台内部也要有一个约束机制。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院长林维指出,网络游戏公司在开发、审核、运营各个环节,都应该建立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技术措施。这要上升为法律强制性规定,让整个游戏行业普遍遵守。

4月16日济南网戒学校学生死亡事件,也带出了如何戒除网瘾这一沉重话题。网戒机构合法性成疑,暴力体罚方式残酷,家长需求却依然旺盛,这背后真正的原因是家长对于“网瘾”孩子的无奈。

德国早在2003年就着手网瘾治疗,通过绘画、舞台剧、合唱等艺术疗法,游泳、骑马、蒸气浴等运动疗法,或是种花、种菜、接触大自然等自然疗法来分散网瘾青少年对网络的注意。

美国更侧重预防“网瘾”方面,通过四部法律严禁儿童在网上接触只有成人才能接触的内容,此外还对电脑游戏按年龄分级,特定等级的游戏产品只能卖给特定年龄的消费者。

网瘾戒治机构,要不要政府审批?治疗办法,要不要出台规范?这些,都不能再观望了。为孩子们营造一个清静的网络空间,要当成社会工程来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