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俄罗斯轮盘形式

胡某等人在钟村镇石壁村内多处商业场所租用场地,以俄罗斯轮盘形式进行赌博。近日,区检察院对公安机关移送呈捕的犯罪嫌疑人胡某等24人以开设赌场罪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今年3月中旬至5月20日间,犯罪嫌疑人胡某伙同文某某(在逃)经预谋开设赌场后,在钟村镇石壁村内多处商业场所租用场地,布设网络线路,并放置已安装俄罗斯轮盘赌博软件的计算机,由犯罪嫌疑人邝某某、胡某龙等人担任赌博集团组长,负责管理赌博集团成员和收发赌资。由犯罪嫌疑人杜某某担任后勤管家,负责管理赌博集团成员日常生活。由犯罪嫌疑人龚某某负责安装、维护用于赌博的计算机。以1200元不等的工资加提成赌博所得利润4%为报酬,先后聘请犯罪嫌疑人刘某、李某某、陈某某等10余人负责看管各处设置的赌博计算机和下注、收赔赌资。该赌博集团经营两个多月共获利20多万人民币。   5月20日下午16时许,公安人员根据线索在钟村镇石壁三村某出租屋内,将上述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并缴获以俄罗斯轮盘形式进行赌博的台式计算机、车辆及相关网络设备等物一批。     经审理,区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胡某等24人以开设赌场罪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富丽堂皇的赌场被发配边疆 俄罗斯的博彩产业发生转移

      刘江(化名)每年都要跟他的主管一道在北京和莫斯科之间往返两三次,每次来,主管都会带刘江到宇宙宾馆的赌场去玩一下。     位于莫斯科城北的宇宙宾馆历史悠久,高大圆弧形的大楼上铺满霓虹彩灯。这里是资金充足的旅俄中国游客最爱光顾的地方——他们大多冲着设在宾馆大堂一侧的赌场而来。     赌场富丽堂皇,里面有多不胜数的娱乐项目。“在把钱花光之前,你无法找到出来的理由。”刘江无奈地说,主管不肯出来,不会俄语的刘就只好全程陪同,昏天黑地一直赌到赶往机场回国前的最后一刻。     但是当这次来到莫斯科,刘江的主管大失所望地发现,宇宙宾馆里的赌场不知何时改成了纪念品商店。大街小巷里的赌场也全都不见了。多次“寻赌”未果之后,主管只好接受现实,第一次带着刘江游览起市容来。     原来俄罗斯新的《博彩法》已经自两个月前的2009年7月1日起实施。根据法案规定,俄罗斯境内的赌场原则上一律关闭,特别保留的大型博彩特区,总数不得超过4个,且所在位置必须远离居民居住地。    这项法案是普京在2006年当总统时签署的。他在“远离居民居住地”的边疆地区划定了四块博彩特区:滨海边疆区、阿尔泰边疆区、加里宁格勒州以及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和罗斯托夫州交界的地带。所有赌场都只有搬到这几个特区中,才被允许继续营业。    而在半个月前的8月27日,身份转换为总理的普京再出“大手笔”——批准在滨海边疆区首府符拉迪沃斯托克郊区兴建一座大型赌城。那里,距离中国边境不足百里。     每一个到过莫斯科的人,都会为这里遍布大街小巷的各式赌场感到惊讶。在这个被称为“东方拉斯维加斯”的城市,有着巨大霓虹招牌的赌场遍布闹市,地铁站、居民区、酒店,甚至火车站候车大厅里,到处都站着一排排老虎机。     在2007年前后国际油价暴涨给俄罗斯带来的经济复苏中,博彩业成了金矿和政府的摇钱树。俄罗斯统计局2007年公布的资料显示,当年,莫斯科市政府从490家博采业纳税单位中的征税总额为64.26亿卢布,其中赌台贡献了18.32亿卢布,老虎机贡献了45.72亿卢布,赛马会贡献了162.5万卢布,开盘公司贡献了2062.26万卢布。     根据俄罗斯税法,博彩业征税一律按照最高的税率:每个赌台12.5万卢布,每台老虎机7500卢布,赛马会和开盘公司的每个出纳处12.5万卢布。     娜塔莎曾是莫斯科一家大型赌场的职业荷官(赌场内负责发牌、摇色子的服务主管)。她所在的赌场,位于莫斯科市中心赌场最集中的新阿尔巴特街上,生意极为火爆,“每天从夜幕降临一直营业到天色发白,根本没有人会注意时间。”娜塔莎说。     像很多国家一样,俄罗斯的赌场是集娱乐、休闲、博彩甚至住宿于一体。只要兑换一定数量的筹码,赌客在赌场内的吃喝全部免费。     除了高昂的薪水外,经过专业训练的娜塔莎还可以按照每晚自己赌台的收入拿到一定的提成。“虽然上不了台面,但在这里无疑是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娜塔莎说。    但是这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在2009年7月1日被中止。    ...

当局勒令俄罗斯扑克联赛终止

         本周四,俄罗斯当局要求俄罗斯体育扑克联盟停止一切活动,其组织的扑克联赛也不能再举行。俄罗斯体育扑克联盟成立于2006年,是俄罗斯扑克联赛的主办方。            俄罗斯体育扑克联盟主席Dmitry Lesnoi对此感到遗憾,但也无能为力。现在的情况使我们不清楚私人的扑克游戏是否合法,网络上玩扑克是否被允许。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