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彩印制公司揭秘彩票的制作流程

每张彩票都有独特的数字化条形码“身份证”,每张即开型彩票的生产过程可完全回溯,找到任何一个生产环节的相应负责人……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纪念彩票“锦绣中华”上市之际,记者受邀走进北京中彩印制有限公司生产现场,直击即开型彩票印制全过程。这是该公司首次对广东媒体公开即开型彩票生产过程。   中彩去年从国外引进了一条世界最先进的彩票生产线,该生产线每分钟可印150米,目前全世界仅有15条。   据了解,任何人进入北京中彩印刷厂车间都要登记,并接受24小时全方位录像监控。记者在现场看到,每一张彩票,谁设计的、谁印的、什么时间印的,均可一一追溯,而每张彩票刮奖符号都是随机产生的。目前美国等先进彩票国家,采用的还是一维数字技术印制彩票,但鉴于中国的国情,我国目前已将军用的二维条码技术应用到彩票印制上,每张彩票都有一张独特的数字化条形码“身份证”。        “以开机千分之一秒作为‘种子’,然后加‘密算’,就随机决定大奖在哪张彩票,因此,即使是设计者、印刷者,都不可能知道大奖所在位置。”裴航说。   在印制车间有一中间环节,操作人员通过特殊设备可看到刮奖区符号。“这个环节主要是监控刮奖区符号是否漏印,下一环节就是在中奖符号上加墨覆盖了,由于运行速度极快,监控人员也绝对不可能看得清、记得住中奖符号设在哪一张。”北京中彩印制有限公司总经理裴航说。   

武汉有人当街发“老千培训班”名片 记者暗访揭秘

           “老千”培训班广告很多   近日,有读者来电反映:有人在打着“老千培训班”的幌子骗钱害人,希望媒体能曝光。本报记者随即以学习者身份进行暗访,揭穿了“老千培训班”的行骗伎俩。   【读者报料】   “老千”培训名片当街发   7月21日,按照读者指点,记者来到武昌卓刀泉附近,果然有一名妇女递给记者一张“老千培训班”的名片。名片醒目位置写着“名师传授麻将扑克牌九绝技”,接着又用醒目大字标称:手艺享用一生,技术改变命运。在这张正反两面都写满文字的名片上,除了标有“老千培训班”的地址电话之外,还详细标明了培训内容,主要包括四个方面,即扑克可以认牌、变牌、控牌,想要什么就能摸到什么;麻将也可以认牌,也是想要什么就来什么;牌九则保证每把拿最大的点数;另外还售“万能程序麻将桌”等“老千”工具。   随即,记者与名片中的“张老师”进行了联系。一个操福建口音的年轻人接听了电话,电话中,他显得很热情。“包学包会,你不相信的话可自带牌具。”   “我以前很少打牌,怕学不会啊!”记者说道。   “没关系的,你学不会不要钱的。”   “那一般要多少钱呢?”“这个不一定的,你来了就知道了。”“一般要学多长时间?”“这要看你的技术基础,少则几十分钟,最多不到两个小时。”“当场就能学会吗?”“能,你过来看了就知道了,学不会不要钱。”   随后,记者表示将上门学习,并约定了见面时间和地点。   【实地暗访】   培训班让人“大开眼界”   一唱一和 诱人上钩   第二天上午,记者按照张老师所说的地址,来到武昌大东门南国新东城。   张老师将记者带到该楼的9层,走进一间一室一厅的小房间。记者进门之后,发现还有一位瘦个子年轻人坐在电脑前,手上拿着一副扑克玩个不停。在客厅的中间,放着一张麻将桌,麻将桌旁边的桌上摆满了扑克、透视仪、麻将等赌具。客厅的墙上贴着巨大的标语:手艺享用一生,技术改变命运。   听说记者要学“老千”,电脑前的“瘦个子”赶快凑了过来:“你想学什么?”   “我想都学,你先表演给我看看。”   “好。”“瘦个子”说着拿起手上的牌开始表演起来。他先表演了一场“诈金花”,记者明明摸到的是2、3、Q;但经过他的手之后,却变成了3个“A”。   正在记者惊讶之时,张老师喊来一名中年人,向记者介绍道:“这是我们师父,姓吴。”   吴师父微胖,面带微笑,问记者:“你一般玩什么?”“斗地主、诈金花、打麻将都玩。”“好,那我先给你表演一场斗地主。你带牌没有?”“带了。”记者说。   吴师父让“瘦个子”把牌拆开后,开始表演了。他洗过牌之后,记者再洗了一次。然后开始摸牌。摸到最后,记者发现手上的牌几乎全是“炸弹”。“是不是都是炸弹啊!”吴师父笑着问记者,似乎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记者又接着让他们洗了几次牌,再摸,依然是满手“炸弹”。之后,他们又表演了几把“诈金花”,记者依然是满手大牌。   看记者满脸惊讶,吴师父问道:“你想学什么?”“平时还是打麻将多,教我麻将吧。”“可以,但是先交钱。”“不是说先看后学吗?”“麻将不方便表演。”   接着,吴师父向记者开了价:“全套学,6000元;单项1000元。”这时,又从屋外进来一穿黑T恤的人。他一进来就冲吴师父说:“我昨天赢了10000多,真管用啊!”   “那算什么,我昨天把那一桌人的钱全都收了。”“瘦个子”接过话说。   “所以今天再想来学两招。”“黑T恤”笑着说。   “6000元也太贵了点,2000元吧。”记者表示想学,但嫌价钱太贵。...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