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赌神”涉嫌出老千遭遇江湖“追杀令”

近日,香港媒体爆料一名叫萧润平的香港人,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在澳门赌场狂赢了16亿港元(1港元约为1.0607人民币)。但由于其涉嫌“出老千”(即作弊),激怒了澳门和香港的黑帮,遭到追杀。 萧润平今年40多岁,出身于香港流浮山。萧润平曾经营过发廊、村屋买卖及装修等,一直以来默默无闻。由于其好赌成性,经常出入赌博场所,人送外号“烂赌平”。萧润平的赌性十分狠辣,下注从来都大手大脚。据悉,“烂赌平”曾多次欠税,直到去年他还欠了约6万多港元的税款。然而没想到,从去年年底开始,“烂赌平”的运气来了,几乎逢赌必赢,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获利16亿,“烂赌平”也摇身一变成了“元朗赌神”。 不过香港媒体爆料今年2月,萧润平在澳门一间赌场连赢了40多天,获利7亿港元。赌场后来在翻看场内闭路电视及监视系统后,发现筹码数额比例有出入,这才揭发了赌神出老千的“加码”手法。原来,萧润平趁没人察觉,在赢钱时加大筹码,输钱时减少筹码,以此达到最终获利。由于一般赌场并没有下注筹码的仔细记录,因此“赌神”能够随意变更筹码。当赌场知道真相后,立刻要求萧润平还钱,但只成功追回两亿港元。在谈判未果的情况赌场老板向香港和澳门发出了江湖“追杀令”。 据了解,“赌神”已举家逃亡,原本居住的三层别墅目前人去楼空。一名认识“赌神”的古惑仔“黄明仔”近日也四处躲藏,甚至要靠警方保护,以避开各路江湖人马的捉拿。有香港媒体称,警方透露萧润平已回港,现在正接受警方保护并协助调查。

土耳其职业老千数次在赌场作案终被擒

四十岁的土耳其人Abdullah Toksoz是一名职业老千,本周被英国当地法院再此宣判入狱。   Toksoz专门在赌场里的brag(一种英国特色的扑克游戏,16世纪就开始流行,有点类似于中国的扎金花)游戏中作弊,他依靠藏在指甲缝里的小针头在扑克牌上做标记,以此手段赢别人的钱。   他2005年就因为在赌场作弊被警方抓获,法院判他三年监禁,2008出监后,这家伙不思悔改,仍然希望靠出老千赚钱。   由于不良记录,英国几乎所有的赌场都将Toksoz列入了黑名单,禁止他进入赌场。但Toksoz依靠多张不同的假身份证仍然成功进入了伦敦、利物浦和曼彻斯特的赌场,继续他的老千生涯直到被再次抓获。   警方在逮捕Toksoz的时候从他的钱包里搜出了数千英镑的现金,但法官无法确定他从2008年到现在一共靠作弊赢了多少钱。等待Toksoz的将是又一次牢狱之灾,并且出狱后会被驱逐出英国。

武汉有人当街发“老千培训班”名片 记者暗访揭秘

           “老千”培训班广告很多   近日,有读者来电反映:有人在打着“老千培训班”的幌子骗钱害人,希望媒体能曝光。本报记者随即以学习者身份进行暗访,揭穿了“老千培训班”的行骗伎俩。   【读者报料】   “老千”培训名片当街发   7月21日,按照读者指点,记者来到武昌卓刀泉附近,果然有一名妇女递给记者一张“老千培训班”的名片。名片醒目位置写着“名师传授麻将扑克牌九绝技”,接着又用醒目大字标称:手艺享用一生,技术改变命运。在这张正反两面都写满文字的名片上,除了标有“老千培训班”的地址电话之外,还详细标明了培训内容,主要包括四个方面,即扑克可以认牌、变牌、控牌,想要什么就能摸到什么;麻将也可以认牌,也是想要什么就来什么;牌九则保证每把拿最大的点数;另外还售“万能程序麻将桌”等“老千”工具。   随即,记者与名片中的“张老师”进行了联系。一个操福建口音的年轻人接听了电话,电话中,他显得很热情。“包学包会,你不相信的话可自带牌具。”   “我以前很少打牌,怕学不会啊!”记者说道。   “没关系的,你学不会不要钱的。”   “那一般要多少钱呢?”“这个不一定的,你来了就知道了。”“一般要学多长时间?”“这要看你的技术基础,少则几十分钟,最多不到两个小时。”“当场就能学会吗?”“能,你过来看了就知道了,学不会不要钱。”   随后,记者表示将上门学习,并约定了见面时间和地点。   【实地暗访】   培训班让人“大开眼界”   一唱一和 诱人上钩   第二天上午,记者按照张老师所说的地址,来到武昌大东门南国新东城。   张老师将记者带到该楼的9层,走进一间一室一厅的小房间。记者进门之后,发现还有一位瘦个子年轻人坐在电脑前,手上拿着一副扑克玩个不停。在客厅的中间,放着一张麻将桌,麻将桌旁边的桌上摆满了扑克、透视仪、麻将等赌具。客厅的墙上贴着巨大的标语:手艺享用一生,技术改变命运。   听说记者要学“老千”,电脑前的“瘦个子”赶快凑了过来:“你想学什么?”   “我想都学,你先表演给我看看。”   “好。”“瘦个子”说着拿起手上的牌开始表演起来。他先表演了一场“诈金花”,记者明明摸到的是2、3、Q;但经过他的手之后,却变成了3个“A”。   正在记者惊讶之时,张老师喊来一名中年人,向记者介绍道:“这是我们师父,姓吴。”   吴师父微胖,面带微笑,问记者:“你一般玩什么?”“斗地主、诈金花、打麻将都玩。”“好,那我先给你表演一场斗地主。你带牌没有?”“带了。”记者说。   吴师父让“瘦个子”把牌拆开后,开始表演了。他洗过牌之后,记者再洗了一次。然后开始摸牌。摸到最后,记者发现手上的牌几乎全是“炸弹”。“是不是都是炸弹啊!”吴师父笑着问记者,似乎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记者又接着让他们洗了几次牌,再摸,依然是满手“炸弹”。之后,他们又表演了几把“诈金花”,记者依然是满手大牌。   看记者满脸惊讶,吴师父问道:“你想学什么?”“平时还是打麻将多,教我麻将吧。”“可以,但是先交钱。”“不是说先看后学吗?”“麻将不方便表演。”   接着,吴师父向记者开了价:“全套学,6000元;单项1000元。”这时,又从屋外进来一穿黑T恤的人。他一进来就冲吴师父说:“我昨天赢了10000多,真管用啊!”   “那算什么,我昨天把那一桌人的钱全都收了。”“瘦个子”接过话说。   “所以今天再想来学两招。”“黑T恤”笑着说。   “6000元也太贵了点,2000元吧。”记者表示想学,但嫌价钱太贵。...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