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亚裁判涉嫌操纵比赛 欧足联介入调查

在11月14日进行的马其顿队与加拿大队的友谊赛中,存在着明显的假球嫌疑。执法这场友谊赛的格诺夫为比赛双方各判罚了两个点球,最终马其顿队以3:0获胜。而在关于这场比赛的赌盘中,参加“点球数量”和“双方至少进三球”这两项赌法的人数也出现了异常现象。保加利亚裁判涉嫌帮助赌球集团操纵了一场国际比赛的结果,欧足联决定暂时禁止格诺夫执法国际比赛,包括欧洲冠军联赛或欧罗巴联赛的比赛。 现年43岁的格诺夫在1999年获得了国际足联认可,具备了执法国际比赛的资格。目前,欧足联的调查仍在继续,这次假球事件也被欧足联称为“欧洲足球史上最严重的一起假球案。”

NBA中的欺骗:裁判赌博视比赛为儿戏

   看NBA比赛,电视机前的球迷和现场的球迷一样经常会因为赛场不公平的判罚而大骂裁判垃圾,可是那个叫多纳吉的裁判现在告诉你,很多时候球员和球迷都只是裁判们之见打赌利用的木偶而已。多纳吉在狱中写成的自传《鸣哨:NBA中的欺骗》让斯特恩本来就雪白的头发又掉了不少,而关于此书也不断传出了禁止出版的消息,那么这本书中到底有多少猛料呢?美国专门爆料体育赛事黑幕的deadspin网站提前曝光了本书的部分细节,现在让我们来体验一下NBA繁华光环背后的黑暗吧:   我们会故意给那些名声不好的球员吹T,不过这种吹罚经常是带赌注的,在比赛开始之前裁判更衣室内大家会展开讨论,第一个给坏小子送出T的裁判可以不给球童消费,一般来说只要最先送出一个T那么这个人可以连续两次不用给为裁判更衣室端茶递水的球童们小费。   然后大家会等待这个有趣时刻的发生,赛后当教练或者球员在发布会上喋喋不休的抱怨的时候,裁判们可能在更衣室喝着啤酒啃着鸡腿大笑球员是个蠢货。   有时我们会玩“谁第一个吹犯规”的赌,在比赛中首个吹罚的家伙将输别人50美元,此外还要把所有赛后小费给付了,这样的赌博纯粹找乐子,而考验的就是大家的神经坚强。即使球场上有人被打出了场,你经常会看到三位裁判无动于衷:谁都不想成为输家。   这样的赌博一般在常规赛或者夏季联赛出现,我记得有次夏季联赛,我,卡拉汉和温德里奇吹比赛,整整三分钟,我们没人吹过哨,最后球员们都崩溃了。而卡拉汉成为了倒霉蛋,因为米基·摩尔当着他的面,直接一脚把对手铲飞到空中,卡拉汉只能吹哨,顺便输掉了打赌。玩这个游戏没人比得上我,因为当我面前有明显犯规时,我会吹一个走步或者三秒违例。这些违例不是犯规,我还是能赢得打赌。   多纳吉的说法到底是真假呢?联盟已经决定对其自传内容进行审核,而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本赛季联盟规定不需要给球童小费了。

赌球阴影已经笼罩到超裁判

在9月2日辽宁宏运对上海东亚的比 赛中,辽宁队20号于汉超带球突入禁区,被东亚后卫 绊倒,裁判对这个明显犯规视而 不见,并做出奇怪表情。   距离全运会赛场天津球员追打主裁何志彪才一个多月时间,中国足协的重罚似乎并没有起到预期的震慑作用。在中超赛场上最近也接二连三地上演惊险的“追裁”大戏。此前,前国足主帅阿里?汉还颇有创意地在场边向裁判挥舞百元大钞示威,而上一轮中超联赛中,天津泰达主帅左树声暴怒地率领众将冲进场内,质疑主裁陶然成。我们的裁判到底怎么了?中国足坛现在必须面对目前严重的裁判信任危机。                 质疑,施加压力的一种手段   当场上形势不利,当对主裁判的判罚尺度有异议的时候,很多教练都会站起来怒吼。一些教练甚至还会说出威胁的话来,给主裁判施加压力,试图改变其执法的尺度或影响其判断。这已经成为球队作战战术当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当阿里.汉向裁判挥舞百元钞票的时候,他试图给裁判判罚带来影响。阿里.汉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教练,在中国国家队执教的时候,他还特意跟教练组强调过关于比赛过程中向裁判施压的策略,利用各种手段对主裁判进行攻击。   每个教练都清楚,对裁判的任何不恭敬都可能遭到足协的处罚。但是,对于球队来说,主教练的“违法”成本不高,最多是停赛罚款,只要球队取胜,这些损失其实都可以忽略不计。名次和锦标对于球队和身后的俱乐部来说,要比这几场停赛和数万的罚款重要得多。   尽管中国足协对质疑裁判有明文规定,而且不打折扣地下达罚单,但是似乎并不能保证这些教练停止质疑。最近足协先后对阿里?汉、李树斌实施停赛三场罚款一万五的处罚,又给左树声停赛五场罚款两万的严惩,但很难保证再没有其他教练冲出来质疑裁判。   赌球,已经开始控制主裁判   在2009年的中超联赛中,主动做裁判工作的球队依然大有人在,某种程度上缔造了所谓的“魔鬼主场”。在前不久因为冲进场内质疑主裁判受罚的长春亚泰主教练李树斌说过,“亚泰队今年受到了很多不公正待遇,所以再也忍不住了……”在足球圈内一向以儒雅低调行事的李树斌,居然做出了如此冲动之举,愤怒的因素似乎更多一些。   赌球的存在,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裁判的判罚。一位中超俱乐部老总透露,有时候比赛会被莫名奇妙地引领,他们怀疑是赌博集团与裁判有牵扯,而一些比赛的结果朝着庄家的最大利益方向发展。在这个过程中,主裁判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他们有控制比分和最终结果的能力,而且不承担任何风险。   也许就是利益的争夺越来越凶狠,而各家俱乐部越来越重视对自己球员监控的条件下,不管是搞小动作的俱乐部还是赌博公司,都需要与裁判有沟通,否则比赛就很难控制。然而,足协在控制裁判方面并没有多少有效的办法,可以说是防不胜防,有怀疑也没有证据,只能做行业内部的处罚,没有多大的震慑力。   短缺,一个金哨不能平衡利害   目前中超联赛还有一个金哨,那就是已经逼近退休年龄的孙葆洁。在全运会足球赛场上,何志彪被追打之后,足协让金哨孙葆洁等裁判吹罚了关键比赛,全运会的裁判档次也迅速升级。这个举动客观上救了一些球队,让他们摆脱了预期中的利益阴影,得到了相对公平的比赛环境。而在现在的中超赛场上,一个金哨显然不够。   孙葆洁在圈内口碑极好,虽然其执法过程中也经常出现误判和失误,但基本都被接受。没有一家俱乐部质疑过孙葆洁的能力和人品,甚至在关键比赛中还向足协申请孙葆洁来执法。但其他裁判在出现失误之后就很少能得到原谅。这也反映出中国足球目前严重的裁判信任危机。   左树声之所以发狂,就是因为主裁判陶然成比赛过程中的几次误判,而最后时刻陶然成判罚点球其实并没有错误,但左树声积累的愤怒依然没有收住。客观分析,当时陶然成对两次罚点球的判罚没有任何问题。天津球员提前冲入禁区也是铁的事实。可是,天津队上下对裁判的不信任感促使他们围攻陶然成。   对策,外籍裁判无法改变格局   在裁判问题日趋严重的时候,足协只能采取一种折中的办法,就是聘请外籍裁判来执法。因为是外籍,他们与国内俱乐部就少了联系,似乎也可以保证客观公正。但是,外籍裁判执法也照样无法避免争议,尤其是一些俱乐部认为外籍裁判可以帮助足协免责,帮助足协推脱责任。甚至还有一些俱乐部认为,外籍裁判来执法可能是“干一票就走”,更不好控制。   本赛季中超联赛第二阶段(第16轮开始)共聘请三名外籍裁判,其中,马来西亚籍主裁判在第16轮和第17轮执法两场比赛。另外,来自伊朗和卡塔尔的两名外籍主裁判在中超第18-20轮各执法三场比赛,而这两名裁判还将在中超联赛第21轮各执法一场。从中超联赛第22轮至第24轮将有一名伊朗裁判进行执法,在第22轮至第25轮暂定将有一名韩国裁判来华执法……中国足协方面表示,这些外籍裁判大多在亚足联精英裁判名单中,而这份名单中的裁判都是执法亚洲杯和亚冠联赛的主裁判。   不管是哪里的精英裁判,他们都不属于中国足球。中国足球需要自己的精英裁判,也需要相互信任的公平环境。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局面还很难实现。 在9月2日辽宁宏运对上海东亚的比 赛中,辽宁队20号于汉超带球突入禁区,被东亚后卫 绊倒,裁判对这个明显犯规视而 不见,并做出奇怪表情。   距离全运会赛场天津球员追打主裁何志彪才一个多月时间,中国足协的重罚似乎并没有起到预期的震慑作用。在中超赛场上最近也接二连三地上演惊险的“追裁”大戏。此前,前国足主帅阿里?汉还颇有创意地在场边向裁判挥舞百元大钞示威,而上一轮中超联赛中,天津泰达主帅左树声暴怒地率领众将冲进场内,质疑主裁陶然成。我们的裁判到底怎么了?中国足坛现在必须面对目前严重的裁判信任危机。   质疑,施加压力的一种手段...

申花球迷怒砸主裁何志彪 “裁判赌球”响彻虹口

5日晚,上海申花与长春亚泰互交白卷。主裁判何志彪导演了本场比赛,险些酿成了球场暴力。赛后,申花从主教练到球员都围攻裁判之余,愤怒的申花球迷也高喊“裁判赌球”,并且在裁判退场时怒砸矿泉水瓶。   这场比赛里,何志彪是名副其实的导演。在比赛进入到第29分钟时,长春亚泰的刘成铲倒了陶金,并且明显有亮鞋底的肮脏动作,理应直接红牌罚下。但是主裁判并没有这么做,反而给了刘成和为队友出头的郜林分别一张黄牌。这激怒了郜林,也给下半时的球场混乱场面埋下了不详的种子。这时看台上的申花球迷已经气愤难耐,他们高呼“裁判赌球”。   在下半时,主裁判对申花方面依然“照顾”有加。最后时刻郜林被放倒,裁判也没有判罚点球,这让申花上下的怒火彻底被点燃了。赛后第一时间,谢晖就冲进了场内,并与主裁判发生了肢体接触,险些把事情闹大。而一旁的贾秀全也冲上去质问裁判,眼看着队医、球员都涌向裁判,场上局势越来越失控。若不是周边劝架的及时出现,接下去发生什么很难预料。   在持盾武警的护驾之下,何志彪等三位裁判才离开球场。在裁判退场时,看台上有矿泉水瓶子和一些杂物纷纷砸了下来。赛后,球迷并没有早早离开球场,而是守候在球场大门口,他们痛骂裁判的同时也高呼“还我三分”。

NBA首位赌球裁判再次入狱

         因非法赌球而入狱的前NBA裁判多纳吉今年6月才获得提前释放监外执行的待遇,可是这位老兄并不消停。根据希尔斯伯勒县监狱的记录,多纳吉在当地时间周一下午再次被捕。   记录显示多纳吉被再次逮捕是因为违反了缓刑条例,但是具体的原因没有被透露。今年6月多纳吉获得监外执行的机会,他选择了在坦帕市某处服完剩余的刑期。   据悉,多纳吉在狱中受尽折磨,经常遭受黑帮室友的袭击和殴打。在其中最严重的一次袭击中,多纳吉被棍棒击中了他的右腿和膝盖,甚至有接受膝盖手术的可能。也正是由于此因,多纳吉才获得提前释放监外执行的待遇,今年10月才是其真正刑满释放重获自由的日子。   2007年7月,在NBA执哨了13个赛季的多纳吉对自己非法赌球的事实供认不讳。他在纽约当地的法庭上承认自己受贿,并且承认自己是一名“赌徒”。多纳吉利用职务之便,在收取钱财后与博彩公司非法交换NBA比赛的内部消息,其中还包括了他执法的比赛。   同年,他失去了裁判的身份。随后,法院连续三次审理此案,最终在2008年7月30日,宣布以赌球罪判处多纳吉入狱15个月。   多纳吉在被关进监狱后表现非常不错,负责对其进行管理的监狱人员表示:“他有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故事,赌球案在当时被炒得沸沸扬扬,但是当进入监狱后,他显得非常的懊悔。”   多纳吉出狱后,曾表示会将他13年的职业裁判生涯总结成书出版。多纳吉打算在书中向人们详述自己是如何参与地下赌球的,多纳吉还透露将会提到NBA教练、球员和裁判之间的关系。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