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药假球案真相调查:越秀山2006年不堪一幕

          当中国足坛的“打假风暴”以雷霆万钧之势逼近广州的时候,2006年8月19日,三年前的一场比赛,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在那场中甲联赛中,广州医药队5比1战胜山西路虎。 足坛打假         据公安部日前披露,这一日发生在越秀山的比赛,是场假球。本报记者试图还原三年前那场比赛前后发生的故事。如今,有些人因为这场假球锒铛入狱,不能接受采访;有些人过着正常的生活,不愿多谈;还有些人正在努力让自己忘掉那一天发生的事儿…… 目标,唯有中超 2006年8月,没完没了的台风让人烦躁,恹恹地没有精神。 “派比安”刚走,“桑美”又来;“桑美”没走,“宝霞”又粉墨登场。头两天闷热,然后一阵暴雨瓢泼而下,气温却一点不降。雨中,广州医药足球队的主场掩映在越秀山的绿树婆娑之中,显得幽深宁静。        广州足球离开顶级联赛已经8年了,人们的记忆已经十分模糊。足球运动始终有着强大的群众基础和市场,但一直缺乏政府支持。始终只能是过客。2004年和2005年,日之泉成为广州足球的老板。虽然一直想办法“冲超”,但民营资本始终因为缺乏大资金的投入而失之交臂。          2005年年底,以广州足协为首的政府部门,对广州队动手术了。他们一边要求日之泉要加大投入,另一边又在寻找有实力的国有企业加盟。在政府明确的支持信号出现之后,国有大型企业的态度自然产生了变化。更有实力的广药集团浮出水面。 对手,山西路虎            8月17日,《中国足球报》的文章标题是“广州医药———已无后路可退”。文章说“相比建业相对轻松的赛程,广药在8月底便将踏上死亡赛程,先后遭遇舜天、绿城、青岛和成都等具有冲超希望的球队。而和绿城相对完整的阵容相比,戚务生器重的几位攻击手杨朋锋、温小明、冯俊彦甚至舒马赫都有伤在身,广药目前正处于内外交困的阶段。”       文章漏掉了一个对手,那就是山西路虎,或许在作者看来,山西路虎,根本不能称为广药的对手。 戚务生“输得很‘痛快’”          山西路虎的前身是2003年底从乙级升入中甲的大连三德。该队曾以大连明珠、大连长波的名字在足协注册。之后被西藏惠通陆华收购,直到落户太原。这支球队有一个圈内闻名遐迩的总经理,他叫王珀,当时已经臭名昭著。他就如一只吸血蚂蝗一样吸附在足球圈里,从陕西国力开始,到山西路虎,再到呼和浩特。         2比0,联赛垫底的山西路虎战胜了排名前三的广州医药。没错,这不是假球。时任广州医药队主教练戚务生赛后自嘲地说:“输得很‘痛快’,让这场比赛看起来不像拿着9分的球队在与一支排在榜尾球队同场竞技,但事实就是如此。” 轻敌?没交买路钱? 当时一位俱乐部官员用轻松的笑容面对记者,“对于冲超,我们的态度是能冲就冲,并没有硬性的指标,这场比赛或许是一个很好的教训。”谁都知道这是一个美丽的谎言,冲超是硬性规定,甚至写到某些人的合同之中。 事后有一个令人吃惊的传言。 据称:赛前山西路虎曾让广药方面放下20万元买路费,山西路虎就不抵抗。结果广药拒绝了。或许某些人认为这种比赛真打也赢定了。广药总结这场比赛时用了“轻敌”二字。 永远无法知道是哪方面的轻敌,是训斥教练球员轻敌,还是在后悔没有留下买路钱?20万可以决定一场比赛的胜负。价钱真的不贵。当广药下定决心靠自己赢球的时候,却事与愿违。 有人向广药俱乐部的官员讲了这样的故事,一年前,长春亚泰想凭着自己本事冲超,没有留下买路钱,于是一个个平时看起来很弱的队纷纷当起了车匪路霸。当长春醒悟过来的时候,形势一度十分危险。后来长春“拨乱反正”才最终冲超成功。 转眼间四个月过去了,事实似乎印证了那些关于车匪路霸的传言,特别是当广药再度主场面对山西路虎的时候,心有余悸的他们突然想起了井绳,被蛇咬过,不得不怕。 杨旭:队员们缺乏血性 那个赛季,广药原本一路顺风顺水。 到6月3日客场战胜延边之后,一度以24分登上联赛第一名。但好景不长,接下来三场主场负南京有有(7月),客场负河南(7月15日),客场平湖南,这是致命的三场比赛,成绩直线滑落到第三,跌出前两名的冲超位置。...

中国足坛想彻底根除反赌 力争博彩合法化

      冉雄飞认为,要想治理中国足坛的赌球活动,依靠中国足协是不行的,因为中国足协有着其局限性。         在中国是最典型的,一个行业的领导、企业的领导会对一个事件,或者对这个行业、对这个群体和团队可能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用这样一种简单的推论来看,中国足协是有问题的,至少他在这么多年治理打假、扫赌的问题上措施是不得力的,措施是不够力度没有到位的。现在我感觉到国家利用这次机会大力整肃中国足球。通过打和梳理的方式两头并举,让足球变得健康。如果有这样的前提在,那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冉雄飞表示说。    赌球也可以在中国合法化  冉雄飞认为,赌球牵扯的资金数目巨大,强制禁止的可能性并不大,不如通过国家行为将其合法化、公开化,这一点是可以做到的。“能不能以一种健康的方式让足球博彩公开化、合法化,在中国是可以做到的。禁止是没有用的,因为很多人还在不断的玩儿。如果中国参与赌球的总赌金,通过合法的方式,无论是上税还是什么,我觉得一百个亿最后可以有的。如果这100个以拿到青训体统中,拿到医疗、教育等系统,那会造福许多人。作为国家来讲,我觉得他应该看到这个钱其实是可以管理的,可以不让少数不法分子轻易得到的。国家行为让这个球赛公开化、合法化,更多人会看到那个比赛,大家都会关注这个比赛,这个时候球员反而健康了,他不敢了。”冉雄飞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对于赌球的根源,冉雄飞认为这主要还是跟中国足球产业链断裂有关。“俱乐部没有生存的能力、没有造血的能力,俱乐部要靠自己运作,这个时候做总经理的怎么办?这就给了王珀这样的人机会,所以我们也应该关心到中国足球俱乐部的生存状况。”冉雄飞透露,其实买球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情,03、04年是赌博非常猖獗的时候,很多的球队、球员广泛参与,包括现在的调查案件都是发生在那个时候,赌球的人、在做假的人已经猖獗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了。      冉雄飞认为,现在入狱的几个人可能只是一个开始,将会有更多的人前牵扯进这次反赌风暴中。“尤可为主要是在厦门期间操纵的球队,做了一些比赛,这次刚进去是被牵连的。然后我们可以看到武汉队的阎毅,他身上的事情是跟广药和陕西陆虎的比赛是没有关系的。另外王珀在浙江宁波的时候就操作了很多场比赛,到了陆虎以后操作的比赛更多。我感觉至少在他们当政的几个俱乐部期间,基本上的比赛都是有问题的。”冉雄飞认为,不过现在公安机关还处于搜罗证据的阶段,拿到证据之后可能会对外公布。

中国足坛打假奇闻 为还赌债连打三场假球

         为了掩饰十年职业化的危机,中国足协在职业化的第十一个年头为甲A穿上了刻有“超级”字样的“漂亮马甲”。俗话说人靠衣装,并不是因为衣服的光鲜华丽,而是因为布料能遮挡羞处。中超的缔造者原以为加上一块遮羞布就能为联赛驱风赶雨以正视听,孰料这种讳疾忌医的作法却只能加重中国足球体内的毒脓。随着中国足坛打假扫黑的风暴,一段段中国球员打假涉赌的奇闻历历在目。   赌球,这个几年前还颇具轰动效应的词汇在现在的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中已经不是秘密了。近年来,中国足球联赛中的“问题球”愈演愈烈,而这其中绝大部分的“假”都与“赌”有着直接关联,到了中超元年,赌瘤这一绝症已经侵入联赛心脏从而一发不可收拾。   已经被捕的Y性足球教练可谓手眼通天,2005赛季经由他通过金钱引诱手段,至少做了10场球。按照每场球为对手产出100万元“利润”来计算,总额也超过1000万元,庄家的受益则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俨然成为当年中甲联赛中呼风唤雨的赌王,一面狂赚赌资,一面操控比赛,硬生生地将当年的厦门蓝狮队托上中超。   但百密总有一疏之时,2005年华中某队主场迎战华南某队,按照赛前庄家的意图内定的比分是0比4。意外的是,华中某队的主管体育局领导在赛前突然提出此战必须拿下的死命令,最终0比0的比分让参与打假的球员很是为难。   不仅欠下该教练一场人情,还给对方带来直接经济损失500万!最终球员只能答应在本赛季结束之前“还三场比赛给庄家”,即配合庄家需要打出三场假球,且不再从中提取应得的报酬,以此来填补500万元的亏空。于是,这样的比赛就被庄家指定为“还债比赛”。   除了Y性足球教练的故事外,沈阳一位在当地“威望”颇高的H爷也有一段奇闻,他从大庄家手中拿到700万元的代理资格后,一场5比0的比赛让他产出180万元的纯利润。就在他准备私吞这笔钱逃跑时却被对方堵在了酒店内,最后大庄家在支付10万元辛苦费后不了了之。   多年前,贾秀全高呼“3号隋波”的那一声就好比一个晴天霹雳,虽然现在我们已经无法辨别当时两位当事者的谁是谁非,但不可否认的一点就是,职业化经过短暂的纯洁时期之后,早已不可避免的与问题挂钩。而且随后的甲A、中超又再接二连三的出现类似问题,职业联赛的管理者却无心过问,直到如今,众多暗箱操作的“阴谋”伴随着狼子野心一跃至前台成为闻者皆知的“阳谋”。

博茨瓦纳为什么却主动揭黑? 中博之战盘口数据回放

 中国和博茨瓦纳的热身赛已然过去10天,谁料对手竟然大爆猛料,表示那场比赛是假球,博茨瓦纳收到了7万美金的贿赂。至于其言论的真假,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不过从比赛的盘口分析,庄家疑似提早知道中国队将大胜,而在比赛的中场休息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应该是导致博茨瓦纳防线崩溃的重要因素。           从一开始这场比赛的关注度就不高,多家亚洲公司放弃了对比赛的开盘,并且诡异的是,这场比赛直到赛前5个小时,才逐渐出现相关的数据。相信经常关注博彩的人,十有八九就可以预测到,这场比赛很可能不太正常。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让博茨瓦纳半/一球,开赛前水位一路下跌,等到赛前几分钟,中国队的水位已经不到0.40,这几乎相当于某场中超联赛的水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队肯定将能够获得比赛的胜利,并且比分差距至少也在一球之上。   如果是其他的比赛,博彩公司可以选择将盘口提升,比如提升为一球盘、或者一球/球半盘,可惜这些都没有发生。因为一旦升盘不升水的话,给出的信息会太明显,赔付的风险也会随之增大。唯有开出超低水的盘口,尽量减少赔付的危险。   比赛过程中,盘口的走势还算正常,不过有意思的是,上盘的水位从来没有超过1.00,博彩公司对风险进行了再次控制。上半场郜林为中国队打进一球,比分为1-0,值得生疑的是,下半场一开始,对手防线就大崩溃,表现实在有些失常,在中场休息时间内,博茨瓦纳的更衣室肯定发生了许多事情,导致球员的发挥受到了影响。直到对手扳回一球,中国队的水位再次大幅下调,然而比分没能被改写。   巧合的是,这场比赛的第一球为郜林打进,而在此之前,他正被外界的假球传闻质疑。从实力分析,中国队也是强于对手,再加上博茨瓦纳客场作战,中国大胜对手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世界足坛的潜规则已经无孔不入,让人不解的是比赛已经结束,博茨瓦纳为什么却主动揭黑?

揭中国足坛几大迷案 假球还要上演到几时?

随着中国足球职业化的不断进行,在中国足坛甲A联赛开始至今已有20个年头许多奇奇怪怪的问题也从来没有少过。而这些问题似乎都混杂着假球赌球,无风不起浪,假球、黑哨和默契球从来没有停过。的确,在中国足坛假球赌球已经屡见不鲜,不少球员教练甚至都参与其中。引用著名体育评论员梁宏达的一句话,“墓碑上刻着一行字,一个从不踢假球的甲A球员。” 甲A=假球,现在是中超时代了,要换成中超=赌球 在昨天结束的一场中甲联赛中,青岛海利丰队在3-0领先对手的情况下,竟然因为一些球员参与了赌球而必须让四川队在最后时刻进一球才行,而在四川队始终无法进球的情况下,青岛队员居然在比赛最后阶段疯狂般的往自家球门射门,上演了一出赤裸裸的表演。 无独有偶,在上一轮的一场中超联赛中,一幕幕精彩大戏接连上演,从撞衫更衣记、补网记、点球重罚记到雷劈中断比赛记,荒唐可笑的蹊跷之足球秘事纷纷呈现,似乎中超联赛也更随流行,要将雷人进行到底。但这一幕幕让人匪夷所思的闹剧又不能不让我们把这些和假球,赌球联系在一起。其实早在深沪之战赛前,很多人认为深足可能放水。这也并非是没有原因的,有人甚至戏言,申花在二次转会中将三名球员租借至深足,但是深足尚没有缴纳租借费,申花就想用租借费买一场胜利。虽然我们对于这件事无法知道他的内幕,但在中国足坛,更多情况下都是一种心照不宣罢了。 其实在中国足坛,如果将昨天青岛海利丰队的比赛称作中国足球假球赌球悬案的话,那么在中国足球历史上还有过多次这样的悬案,其中最著名的是在07年武汉队和深圳队的一场中超联赛,号称07中超“假球”第一悬案。 赛前,诡异的国际赌球盘口就引起众人关注,本赛季一场未胜的深圳队主场居然让上轮战胜鲁能的武汉队平半,庄家如此看好深圳队令人大惑不解。另外,比赛前的各种传言满天飞,均称武汉队本场比赛将送给深圳队大礼,并且两队已经有默契,主场各取三分。带着这两个疑点,两队的比赛在上周六打响。令人吃惊的是,比赛中武汉队发挥果然极其失常,队长郑斌居然在上半场开始15分钟便被换下,理由是老伤复发。之后不久,绝对主力张辛昕也被换下。结合前两个疑点,更让人深信武汉队这个客场将输掉比赛。 比赛结果果然是武汉队1-2输掉了比赛。据一位圈内人介绍,从专业角度来看,武汉队的两个失球都可以说是主动失误。武汉队不仅没有延续上轮战胜鲁能队的神勇,反而全队踢得无精打采,让局外人连称看不懂。尽管这场比赛疑点重重,甚至被认为是一场堂而皇之的假球,但因为没有人举报这场比赛是假球,导致中国足协一直没有调查此事,这场比赛也就成为了中超赛场上的一次悬案。 在中国足坛,另外一次引发了轰动的假球悬案就是1999年重庆隆鑫队和沈阳海狮队的一场比赛,这场比赛被称为中国联赛球队第一悬案,也就是渝沈悬案。 1999年12月5日,在最后一轮甲A联赛渝沈之战中出现了极反常的一幕。连克强队的重庆隆鑫队居然主场败在沈阳海狮队脚下。中国足协统一规定本轮开赛时间为12月5日下午14点35分,但不知何故,渝沈之战居然在14点42分开球,整整晚了7分钟。最重要、最关键的一场比赛,居然出现如此怪事。而这场比赛更是关系到五支球队能否保级。而在比赛中重庆隆鑫队上下半场的表现简直是天壤之别,上半时他们压得对手几无还手之力,前25分钟主队有5次有威胁的射门。海狮队虽然基本发挥了水平,但外行人都能看出,他们与隆鑫队的差距不止一两个档次。但令人百思不解的是,下半时隆鑫队突然疲软,场上全由客队控制,主队队员跑动缓慢、失误频频,出现多次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出现的漏球、漏人,此时谁都在猜测隆鑫队是有意在放对手了。而这场比赛后,不少球迷至今还记得重庆队的英国外援保罗怒掷球衣;全场重庆球迷高喊假球久久不愿离去,沈阳海狮俱乐部经理章健在场边的笑容。 中国足球踏上职业化发展道路,17年过去了,中国足球的竞技水平反而每况愈下。职业联赛中假球、黑哨、赌球等丑闻不断,联赛形象越来越差,球迷数量大幅萎缩,后备人才培养乏力,许多俱乐部难以为继。从最初的职业联赛狂欢到被频频指责,在很多人羞于谈看中国足球比赛。中国足球正遭遇一场可怕的寒冬。 目前的中国足坛,特别是在中超联赛中在争冠、亚冠资格和保级的问题上,利益越多,越容易牵动各种各样的假球、黑哨。像深沪之战,渝沈之战这样的荒诞和怪异的比赛,恐怕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很难避免。而对于中国足协来说,究竟该怎样做才能避免假球,赌球呢。引用足协副主席南勇的的一句话:病入膏肓,积重难返,举步维艰。可见想要净化中国足坛,治理现在的这些乌烟瘴气,我们的足协要做的还有很多,不能只是考虑拉赞助收管理费,只收费不管理那和霸王物业公司有何区别?中国足坛要振兴一定要从根上抓起,足协的官僚作风不正,中国足坛永无出头之日。
Close